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忘羡】

《吻》
原著向少年忘羡,地下恋情模式。
人物属于香香,ooc属于我。
lof敏感词不了解……应该……没问题吧……?
————

“哎,你们说魏兄最近怎么奇奇怪怪的,一下课就没了影儿,连跟我们去后山的次数也都少了起来,这很不对劲啊。”聂怀桑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地躺在山坡的草地上说道。
“是啊是啊!不会魏兄是有了什么新乐子,特地不跟我们说吧?”一旁的少年附和道。
“江兄,你可知魏兄最近都干了什么其他事?”另一位世家子弟问道。
“他能干什么好事。除去夜游喝酒打山鸡,也就剩下搔首弄姿撩拨人家小姑娘了。”江澄没好气说道。
“江兄此言甚是有理,我看魏兄最近回来是满面春风,嘴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只怕是约上哪家仙子了吧?”刚出声的少年又道。
“嘁,就算他看上哪家仙子,人家怎么看上他?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八成是在骚扰人家。”江澄又道。
“哎哎哎,此言差矣。魏兄虽然顽劣,但人长得俊朗又幽默风趣,倒是一派风流倜傥。也是没有不可能的事。”世家子弟也道。
“等魏兄回来,问一问不就成了?只是就魏兄一人去风流不带上我们,这可就不够兄弟了啊。”聂怀桑道。
“去去去,哪有去找相好还带人的。聂兄要是羡慕,也去找一个呗。”少年摇摇头侃道。
“我?还是算了……我大哥知道岂不是要打断我的腿……还是想想怎么过测试来得实际。”聂怀桑缩了缩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聂兄这话说得实在。”少年们齐声笑道,气氛颇为活跃,一会又转到其他话题上,比如今日蓝启仁又讲了几条校规,后山的树又落叶了,法术又精进了几层,哪家的仙子最好看,以及最近的奇闻怪轶。少年精力充沛,想说什么便说,自然一片欢声。
——
上厢聊得欢快,下厢却是一派旖旎风光。
魏无羡趴坐在蓝忘机身上,听着上方不断传来的声音,暗暗发笑。在听到说自己是去找哪家仙子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凑到蓝忘机耳畔调笑:“我是去找哪家的仙子呢?这位仙子你说说看,喜不喜欢我啊?”
蓝忘机默默搂住魏无羡的腰不言。
“怎么?不喜欢啊?不喜欢就算了。”魏无羡装作要起身,却被蓝忘机紧紧按住腰身完全无法离开。
“不说就不给抱。”魏无羡又道。
蓝忘机唇口微张,马上就快缴械投降时,魏无羡突然又道:“说了想干什么都可以。”
话毕舔了舔粉嫩的双唇,还眨巴了一下眼睛,极具勾引。
蓝忘机一阵语塞,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不知羞。”
“真不想亲?那好吧。放我起来,我们回去。”魏无羡挑眉道。
蓝忘机闻言不动。
“怎么?又想亲啦?刚刚让你说不说,问你想不想亲也不答,现在又不放我起来。蓝二公子,你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坏呢?想占我便宜又不肯说点好听的,你说说你有没有理?”魏无羡假装生气。
“没有……没有占便宜。”蓝忘机有些不悦,收紧了环住魏无羡腰身的手臂。
魏无羡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忙道:“好好好。你没有占我便宜,是我心甘情愿让你亲的。”
蓝忘机凝视着魏无羡的眼睛正色道:“我会负责的。”所以不算是占便宜。
“哎,蓝湛你真是……”魏无羡笑了又有些感动,“说着玩罢了,蓝湛你还当真了呢?世家楷模,蓝氏双壁之一的蓝二公子怎么会占别人便宜呢?我自然是信你的。”
“不一样。”蓝忘机纠正道。
信不信是一回事,说不说又是另一回事。
负责这种事向来不是只口头说说而已。
魏无羡说不出话来了,跟蓝忘机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以来,尽是甜蜜也有过对未来的一点迷惘,毕竟同为男子,这条路定是比别人漫长。再说能跟蓝忘机在一起魏无羡现在都觉得有些飘飘然,没有实地感,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喜欢自己了呢?蓝家世代雅正,会接受一个男子吗?再者江叔叔他们会理解吗?魏无羡一直都不愿去细想,也不敢去细想。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只要蓝湛喜欢他,他也喜欢蓝湛就够了。
既然蓝忘机说出这样的话,那,还担心什么呢?风再猛雨再大也有人陪他去闯。
魏无羡眼角有些湿润,他何来有幸能遇见蓝忘机,也不想再放手。
“蓝湛……”千言万语终化作一句呼唤,魏无羡低头寻找蓝忘机的唇,主动吻了上去。
蓝忘机眼眸微暗,叼住魏无羡的两瓣丰盈的唇瓣轻轻吮吸,反手扣上恋人的后脑勺,拉进彼此间的距离加重了这个吻。
牙关被撬开,口腔内部独属蓝忘机的气息攻占,舌尖交缠,水啧不休。魏无羡有些招架不住,用舌尖讨好地抵了抵蓝忘机的上颚,想要其轻柔些,却不想又引来蓝忘机一阵猛烈的进攻,吻得他浑身酥软,立不起腰身,咚的一声趴倒在蓝忘机身上。
“嗯……”魏无羡含糊地呢喃了一声,直到双唇被蓝忘机吮得红肿不堪,气喘连连,蓝忘机才终于放过了他。
魏无羡将头埋在蓝忘机颈窝旁,顺了好一阵气才缓过来,仍是双颊绯红,眼角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汽,一副饱受欺负的诱人模样。
“二哥哥技术越来越好了啊,连我都快招架不住了。”魏无羡微喘道。
蓝忘机不言。
“怎么?还害羞上了?”魏无羡瞥见蓝忘机耳垂殷红不免乐了。
“不要……说了。”这次连耳根尖都红了。
“刚做的时候凶猛得很,让你停也不停,现在反而又害羞上了?二哥哥,口不对心,可不太好吧?”魏无羡哈哈大笑,也没忘再次调戏蓝忘机。
蓝湛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不过他就是爱死他这一点了!
蓝忘机敛了眼睑。
“蓝湛你第一次吻我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般凶的。”魏无羡随即想起什么往事,笑道。
“……”
——
少年轻柔的鼻息扑打在对方的脸上,距离近得连睫毛的抖动都看得一清二楚,心脏怦怦乱跳,快要冲破胸膛的炽热。周围一切都静止了,眼中唯有眼前之人的身影。一点一点地靠近,魏无羡不知该不该闭上眼睛,大脑都在此刻停止了运转,在还没有做出决定以前,唇瓣就被蓝忘机唇瓣附上,魏无羡瞪大了双眼看见蓝忘机近在咫尺的俊雅至极宛若九天上神的脸,呆滞地僵直了身体完全傻住楞楞的忘记了回应。
蓝忘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接吻对他来说无疑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极为出格的事。加之又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动作让他内心狂跳不止,爬上可疑的红晕,尽管闭上了双眼,睫毛还是不住地颤动,扑闪扑闪撩得魏无羡痒痒的。
唇边传来少年独属的青涩甜味,软软糯糯的,像一团棉花糖。呼吸里尽是那人的味道,浓郁得令人大脑缺氧,噼里啪啦地燃起火星将剩余的理智烧的一干二净。蓝忘机青涩又拘谨地吮吸着魏无羡的唇瓣,动作是无比的虔诚与轻柔。沿着唇瓣的弧度一点一点地舔舐,就算是只是简简单单的摩擦也让得初尝禁果的少年醉了心神。
蓝忘机不知道要撬开牙关,唇舌交缠;魏无羡也不会换气,互相纠缠。两个少年一知半解地吻了半天,魏无羡更是软了半边身子,任由蓝忘机啃咬全无现在的轻车熟路。
这个吻在蓝忘机最后咬了一口魏无羡的下唇后结束了。
那个吻是盛夏,是蝉鸣,是心里无可比拟的白月光。
——
“蓝湛,你看看你那个时候,再看看现在,怎么夸你还害羞上了?”魏无羡又道。
蓝忘机捏了一把魏无羡的腰。
“不仅嘴上功夫长进了,连手上功夫也长进了不少嘛。”魏无羡继续调戏道。
蓝忘机一把将魏无羡压在身下。
“哇!蓝二公子好生厉害!单手就把我压在了身下!真是太厉害了!”魏无羡“惊”道。
蓝忘机正待说些什么,突然猛地将魏无羡抱住翻身滚进了一旁隐秘的草丛。
“奇怪。刚刚下面好像有什么声音,怎么什么都没有呢?”聂怀桑探出头往下探查后奇道。
“不准是哪来的野物罢了。”另一人说道。
“也对。是我大惊小怪了。”聂怀桑打着哈哈。
——
魏无羡毫无防备地被蓝忘机带进草丛里,浑身裹了一层青草的香气,连衣服上都沾了不少草絮。
差点被发现的心惊让他缓了好一阵才舒了一口气。
本来此处绝佳,上坡之人因着地势无法望见下方情景,以此魏无羡才敢大胆地跟蓝忘机在下面边听着他们说话边做些其他的事。
只是不想聂怀桑耳朵这么灵敏,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听见。
被蓝忘机近距离压着,魏无羡不免又开始心猿意马。
“现在没人啦,二哥哥……我们……?”魏无羡抬起腿蹭了蹭蓝忘机。
蓝忘机的衣衫也在滚动时落得有些凌乱,魏无羡伸手替他捋了捋,然后将手伸了进去。
蓝忘机将魏无羡四处作乱煽风点火的手拿出来,对上其一脸无辜的笑意,埋首进魏无羡的颈窝咬上柔嫩的皮肤。
“唔……!轻点!”魏无羡轻呼。
蓝忘机依言轻了几许,但还是叼住脖颈上的嫩肉舔咬着印上几处红痕。
“等等……往下一点,太明显了……”魏无羡突然想到什么急道。上次就算是用高衣领遮住了吻痕也差点被其他人看出来,既然还没有打算公开恋情,还是小心为上。
蓝忘机顿了一秒,随即扯开魏无羡的衣襟,在其光洁的肩头狠狠咬了三口。
“嘶……”魏无羡疼得眉头一皱,倒也没有恼。
“怎么?还气上了?”魏无羡双手抚上了蓝忘机的背。
“这不是还瞒着吗?日后让你随便亲,想咬哪就咬哪,印脸上都没问题。”魏无羡笑道。
蓝忘机又咬了一口,嗯了一声。
“再说了,我身上哪处你没有咬过?要不?脱了让你再咬咬?”魏无羡又补了一句。
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地封住了魏无羡喋喋不休的嘴,阻住他继续胡言乱语下去。
风吹拂过树林,沙沙作响,青草的芬芳与少年的清新交织,醉了心神,也醉了时光。
一吻作罢,蓝忘机起身替魏无羡整理好衣衫,遮掩住欢好的吻痕,又在其额头落下一吻,轻如羽翼。
“不干点其他别的?”魏无羡笑笑。
“再等等。”蓝忘机一如既往地回答。
“好吧,知道二哥哥你心疼我~反正我早晚都会是你的人。”魏无羡点点头。
“回去?”魏无羡拍了拍手上的灰。
“嗯。”蓝忘机颔首,突然微红了耳垂道了一句:“喜欢。”
魏无羡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蓝忘机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也喜欢你呀。”魏无羡拉过蓝忘机笑了。

——————
最后一点【强调】忘羡不是为了打炮才在一起的!他们很好,不喜欢黑子黑他们只会打炮:)

评论(13)
热度(625)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