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桃花依旧笑春风》【忘羡】

补档,新修,改了不少bug+新添小细节
我流ooc原著向,人物属于香香❤
以及……真不是be

——

《桃花依旧笑春风》




初春,微风一拂草便绿得盎然,施施然探出头来,不经意间又缩回去复而再冒出一点点绿尖,活像谁家孩童生得皮猴一般模样。

冰雪在春光中悄然消融,溪流在春日淙淙流淌,云彩不再是一片弥漫,而是一朵一朵地点缀在碧空上。

春寒不似消散,越过那边山头忽的一声打个旋又涌了回来。

云深不知处的桃花开了。

这一片桃林是魏无羡偶然发现的。

不知是哪一年的春,魏无羡在后山闲逛之时发现了几片被雨露濡湿散落到青石上的桃花瓣,才得以顺着风中微弱的桃花香气寻找了云深不知处的桃林云海。

要说这桃花本也不是什么稀奇之物,只是姑苏蓝家素来喜淡雅,种植的多是玉兰梨木之类的素白花朵。

而这粉嫩的桃花实属过于艳丽了。

但魏无羡并不这样认为,云梦虽然以莲花为盛但春日的桃花也是极为醉人的一线风景。

魏无羡是喜欢的。

记得当年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还曾与江澄闲来抱怨过这蓝家不仅身上披麻戴孝,连这居所也这般单调无趣,竟是连桃也无一株,着实令人发指。

不想如今竟有了这花来。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

当魏无羡将这个发现告诉蓝忘机时,蓝忘机愣了愣,看着魏无羡神采奕奕的脸随即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任由魏无羡紧紧牵着去往那桃林深处。

魏无羡是真心喜欢这一处的,每年春天都要缠着蓝忘机来此赏花。

就这样静静踩在铺满桃瓣的小道上,穿梭在林影间肩并肩散步,沐浴在春日的暖阳里,嗅着桃花淡淡的清香,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笑着依偎着,一直到桃林尽头。

一生相依。

蓝湛,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白头偕老了啊。

魏无羡每次都如此笑说,闹着要去抓蓝忘机的手。

蓝忘机红着耳垂不说话,却是任由魏无羡握住他的手,感受到爱人温热的指温,清浅的眼里漫上笑意。似还嫌不够紧,继而反握住魏无羡的手,与之紧紧十指相扣。

没有太轰轰烈烈的故事,就这样,安稳而宁静,也是极好的。

过去的腥风血雨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也只能是过去了,如今苦尽甘来的淡淡相伴才是最该值得珍惜的。

走累了魏无羡就笑嘻嘻倚在蓝忘机身上不肯再走,蓝忘机只好微微叹一口气将魏无羡横抱起找一处可以歇息的坐处。

这时魏无羡总是闹着要蓝忘机背,说抱着硌得慌。但其一脸惬意的模样哪里像不舒服的人,多半是想逗逗蓝忘机罢了。

蓝忘机也不恼,将魏无羡轻轻放在地上走上前缓缓蹲下,示意魏无羡上来。

见状魏无羡眼里渡了一层星光,一搭力便一骨碌上去了,双手环住蓝忘机的脖颈,将蓝忘机被风吹散的发丝别在其耳后咬着蓝忘机洁白如玉的耳垂轻笑出声:

"蓝湛你怎么能这么好呢……我说什么你都信,就不怕我骗你吗?"

"不会。"

蓝忘机背着魏无羡慢慢走着不假思索地回到。

"你不会。"

末而蓝忘机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啊....不会吗....

魏无羡愣了愣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后魏无羡恢复以往的劲头笑道:"哈哈果然最喜欢蓝湛你了!"

——

闹够了魏无羡就赖在蓝忘机怀里,停在一棵桃树下静静休憩。

可魏无羡向来是一个闲不住的主,没隔一会儿便从蓝忘机怀里起身,足尖轻点,沿着树干蹭蹭蹭上去继而坐在粗壮的桃枝上,托着腮前后晃荡着双腿笑嘻嘻地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微皱着眉叮嘱一句小心也就由着他了。从身后取出忘机琴,指尖轻抚,悠扬的琴音在春日里伴着桃花别有一番心意,魏无羡就这样眯着眼静静听着,也不说话,任由微风吹散发丝,落了一地桃花。

忽而想起什么来,魏无羡抽出别在腰间的陈情放在嘴边轻轻和奏。琴音笛音如影随形,一高一低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宛若天音。

一曲终罢,魏无羡闭眼纵身一跳,丝毫不担心会摔着,因为蓝忘机总能在树下稳稳地接住他。

衣袂纷飞,惊起落花满地。

落在蓝忘机怀里,魏无羡睁开眼睛望见蓝忘机眼底微微的担心,弯起眉眼轻轻笑了起来。

两眼相对间是说不尽的情意。

蓝湛,你真的特别好。

但是,对不起。

——

今年是魏无羡离开的第三年。

蓝忘机端坐在静室一手执笔一手按压着宣纸凝神作画。
宣纸上却空无一物,唯有落笔处留了两行小字。

【凭栏望,故人已归】

【流年转,谁人入画】

谁人……

可入画……!?

墨迹在字尾晕染开来,绽开朵朵墨花。

蓝忘机搁下笔,按压太阳穴闭眼不语,良久才稳定心神将墨迹透干的画卷收入藏柜。

里格处已然放置着两幅空白墨画。

第一年……

第二年……

第三年……

正恰三幅。

【无人入画】

蓝忘机推开窗,夜风涌了进来,吹乱发丝。蓝忘机欲抬手将吹散的发别在耳后,突然动作猛地一僵,手顿在半空中,眼里无光。

"嘭!"

蓝忘机反手关了窗,碎了一地月光。

——

远处天际浮现出一抹白,天,就快亮了。

蓝忘机轻轻熄了灯,披上外袍悄声出了门。

夜里的风将桃瓣摇落,铺了满地,蓝忘机缓缓走过,靴底开了朵朵桃花。

蓝忘机走到一颗桃树前站定,一个人静默着,像是在做一场虔诚的祷告,祈求神明听见。

蓝忘机不信神,不信天,也不信命。

如若是信,便不会等那十三年。

他,只信魏婴。

过去信,现在信,将来……

【也信】

只是——今年的桃花又开了呢...…

魏婴...你不回来看看吗?

——

三年前春的一天夜里,魏无羡突然没了踪影。蓝忘机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都不见爱人半点身影。

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魏无羡也是常常失踪的,蓝忘机白日里经常看不见他,只有夜晚休憩时才能看见魏无羡窝在被褥里,缩在角落背对着他,不再像以前那般闹着要他亲亲抱抱才肯安然入睡。

问其也躲躲闪闪不肯回答,只支支吾吾搪塞了几句。

蓝忘机心下有疑,也没作他想,也当是魏婴有什么难言之隐罢了。无论如何,总归是信的。

信魏婴迟早会告诉他。

蓝忘机痴狂地找了足足十个时辰,连魏无羡的衣角也没见到半分,门生们也皆说没有看见。心"咯噔"沉到谷底,蓝忘机无法想象找不到魏婴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这种感觉在很久以前曾经经历过,只是这几十年来的温馨让蓝忘机渐渐忘却了那蚀骨铭心的伤痛。

失而复得……

得而复失……!

不!这不能够!

该死!

魏婴...到底去了哪里!?

东方的天际传来一抹曙光,阳光泼洒在大地上。

已然是第二天早上。魏婴还是没有踪影,蓝忘机脸色极为苍白,兀自坐在静室的床榻上,手里紧紧拽着被褥,那里还残留着魏婴留下的气息。

指尖狠狠嵌入掌心,现了红,却是不痛……

怎么会痛呢?不及心里一分一毫。

起风了——

一片桃花瓣施施然被风带进里屋,好巧不巧正好落在蓝忘机面前。

蓝忘机伸手接过,面上闪过一抹异色。

到底是怎样的风才能将远在后山深处的桃瓣带到这里……

难不成……!?

蓝忘机猛地跃起,气运丹田,运转灵力到足底,脚下生风,以最快的速度飞跃到了桃林。

阳光还没有完全照耀大地,桃林的光线仍有些昏暗,但不妨碍蓝忘机一眼看见那个坐在桃树下熟悉的身影。

"魏婴……"蓝忘机唤了一声。

魏无羡没应。

"魏婴……"蓝忘机唤了第二声。

唯有风声呼啸。

"魏婴……!"

此……为第三声。

魏无羡靠在桃树下安静地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般。

蓝忘机颤着步子走到魏无羡身旁蹲下,将其紧紧搂在怀里,冰冷的温度从指尖传来,毫无暖意。

真相竟是如此……!

蓝忘机哆嗦着手拂上魏无羡毫无生意的脸颊,哑着嗓子哀求:"魏婴……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没有回应】

蓝忘机闭上了双眼,紧抱着魏无羡不说话。

当初莫玄羽的献舍让魏无羡有了再生的可能,但由于其习的是残卷,并不完整,继而导致魏无羡无法凝丹修炼,所以寿命也与常人无异。而这还魂之术终是带着点邪气,以至于魏无羡的身子骨一直都不大好,本就无几的寿命拜便是更加短暂。

【几十年,已是极限。】

蓝忘机望着魏无羡不复年少漆黑的发,指腹摩挲着面上微皱的肌肤,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恍然之间,蓝忘机发现了握在魏无羡手里的一封信。

蓝湛亲启: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估计我……已经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说好的白头偕老……我食言了。但是这辈子能和你相遇已是足以。你真的特别好,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如若是非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便是我想时间再多一些,再多一些……很贪心是吗?哈哈。可如果真的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会找到你,继续陪着你,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

蓝湛……你还信我吗……?

最近我不是故意躲你的,我只是不想让你看见我现在这么难看的样子……所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成为我记忆里最温暖的回忆。

余下的日子里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请好好地活下去,连同我的那份一起。

(最后还请二哥哥多笑笑,你笑起来的样子是最好看的!特别特别喜欢www٩(.› ‹. )۶呐……别哭哦,我会心疼的……)
                                                        最爱二哥哥的羡羡

魏婴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无论明眸皓齿还是雪鬓霜鬟,只要是你,只要你,我都甘之如饴。

只是没有了你,我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温热的泪滴落在桃瓣上,晕染了粉嫩,映上朵朵血红。
蓝忘机轻轻抱起魏无羡将头埋进魏无羡的颈窝贪婪地呼吸着属于魏婴的香甜气息,混着桃花的淡香,成了这个世界唯一的色彩。

蓝忘机不敢放手,仿佛一放手怀里的人儿就会消失不见。灵力源源不断传输进魏无羡的身体,温润着其周身的经脉,渴求着奇迹的发生。

体温缓缓升了起来,魏无羡的面色也渐渐红润,蓝忘机空寂的眼里终于闪过一丝光,加快了传输速度。
夜间清晨的露水打湿了蓝忘机的衣衫,立了一天一夜的双腿也没有了知觉。但蓝忘机丝毫不在意这些,他想再多看看魏无羡,就一眼就足以令他沦陷在这红尘俗世里再不醒来。

饶是再充沛的灵力也禁不起如此挥霍,蓝忘机忍住胸腔里翻滚的气血,将所剩无几的灵力再次输送。
魏无羡的气色越来越好,却是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噗——"

灵力枯竭的反噬逼得蓝忘机吐出一口血沫,点点鲜血染在魏无羡脸上,开出来鲜艳的花。
美得凄艳。
没了灵力的温润,魏无羡的体温快速降了下去,嘴唇也再一次变得苍白透明,蓝忘机心头一急,欲再次运转灵力,却是再次被反噬出一口鲜血。
他该明白的,再多的灵力也唤不醒他的魏婴,灵力所能做的无非是维持着身体最后的机能,却是无法唤回早已游离的魂魄。

可是……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奢望啊……

一阵风来撩起两人的发丝互相缠绕成结。

蓝忘机摸着魏无羡逐渐冰冷的脸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苍凉而心碎。

"魏婴……不会骗我。"

银发随着风交缠飞舞,姑苏双壁之一的含光君竟是一夜白了头。

你看这便是白头偕老了啊……

你说的找到我,那我便等你。

无论是十三年还是一百三十年亦或是一千三百年,我都在这里。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

春日的暖阳暖了大地,却是无法暖这一方天地,偌大的姑苏一夜之间入了冬。

——

第二年的春天蓝忘机不声不响地跑去山下买了两坛天子笑,去了桃花林。

一坛给魏婴,是魏婴最喜欢的。

一坛给自己,理由是不能贪杯。

上好的天子笑浇灌在桃树下,散发出诱人的酒香。
天子笑入口极辣而后却是渐渐清甜,怪不得那人如此喜欢。

蓝忘机不善喝酒,反倒是喝得太急被呛出了点点泪花。
蓝忘机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缓缓靠在树下闭眼凝息。
醉了便醉了吧。醉了也没什么不好,醉了反而能见着魏婴了……

——

待蓝忘机清醒过来,天色已经微微发黑。

避尘被随意扔到一边,周围的桃木皆被凌冽剑气所伤。
蓝忘机看着这满地狼藉,扶着仍有些发昏的头摇摇晃晃站起身,半晌也想不起自己喝醉了做了什么。
只是这桃林是魏婴最喜欢的……

蓝忘机暗悔自己竟将这里破坏得如此狼藉,急忙运转周身灵力治愈着残破的桃林。

——

魏无羡永远不会知道这片桃林其实是蓝忘机种下的。
当年的无心之言,说者无意可听者有心。
蓝忘机偶然听到魏无羡喜欢桃后,便悄悄在这里以自身灵力浇灌种出一片桃林。

那个时候蓝忘机还尚未明白自己的心意只是魏婴喜欢那便种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小树苗都长成了茁壮的桃花林,要不是魏婴兴冲冲告诉他,蓝忘机自己都快忘了这一片年少时悄悄播种下的心意。

【第二年,魏婴没有回来。】

——

今年已是第三年,照样的酒照样的花却是再也没有照样的人。

桃花在春风里依然开得灿烂,丝毫没有因为什么而改变。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读来竟是这般的悲凉。

蓝忘机站在桃林里驻足远眺,仿佛一眨眼魏无羡就从桃树背后窜出来了,笑着扑进自己怀里,说着好久不见,想我不想?亦或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幻,待噩梦醒来枕边是魏无羡恬静的睡颜。

【第三年,魏婴……没有回来。】

——

又是一年春,蓝忘机缓步走进这早已比原先宽阔不知几里的桃林。

世事过了多久他已经数不清了,如今的他也不复往日的矫健。

灵者不是仙,不可能永生不老。况且蓝忘机也不想成仙他还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永生又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寂寞的孤寂的,锁着这世间被情所困的痴人。

蓝忘机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桃林了。

魏婴……还是没有回来。

蓝忘机微阖着眼,四周的景化作了细碎的光离散着。

"二哥哥……"

微弱的细不可闻的呼唤。

蓝忘机猛地睁开眼,艰难地往发声之处望去。只见那个眉间含笑的少年郎如当年那般坐在树梢上晃荡着双腿,托着腮眼里闪过璀璨的星光,唇角轻扬,说的是:

【蓝湛!蓝湛!快看我!看我!】

蓝忘机笑着望过去了,从此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风起云来,桃花落了。

——

魏无羡牵着蓝忘机的手像往年一般往桃林尽头走去,这一走便是再也不会分开了。

嗯。我信啊,你说的回来我便信。

【魏婴,从来都不会骗我。】

——

共携手,红随步。  和烟雨,又双飞。
春自好长,梦罢佳期。  
姑苏从此再无双璧。




-----------------------------------


不嫌弃我balabala的戳这里❤




评论(24)
热度(233)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