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谈恋爱要从娃娃抓起》【忘羡】

补档。发现没什么好修的()

*私设如山,现代年下攻养成计划。

*魏婴23岁,蓝湛5岁。

*ooc爆表,起名无能

(二)


自从看见报纸上的一条新闻后魏无羡开始坐立不安。倒也不是新闻上发生了一件什么大事,相反则是一条不起眼的山区孤儿院的报告。要说这种文章报纸上常常都有记载,平日里魏无羡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注。

可这次魏无羡有些坐不住了。

报纸上只有简短的两三句话,可以看出孤儿院确实是没多少资金来刊登求助。可最让魏无羡注目的还是那张配图。

一个粉粉嫩嫩的小男孩正坐在一张凹凸不平的木桌上一笔一画认真写字。四周的环境很昏暗估计是日暮时分,凭借着微弱的烛光可以看到教室内的布置异常简单,甚至有些破破烂烂。小男孩很好看,估计也就四五岁的年纪,长长的睫毛在纸上撒下一片淡淡阴影,不难看出长大一定是个帅气的男孩子。尽管条件很艰苦,小男孩还是将身上缝满布丁的白色布衣洗的干干净净,整洁的穿戴在身上端正的坐着写字。一双琉璃色的眸子里丝毫没有自卑胆怯,反而是淡淡的神色,成熟的不像是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坚强的让人心疼。

看到这里魏无羡的心像针扎了一样疼,心底涌现出一些莫名的情绪。魏无羡心思沉重的合上了报纸,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多愁善感了,烦躁的将报纸塞在了柜子最底层。

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不见也就不想了。

可事实总是不如人愿,在连续几天满脑子都是那条报告的一天早晨里魏无羡风风火火地从柜子底层翻出那张报纸,撕下地址栏,急冲冲拿出车钥匙什么人也没告诉的去往了山区。

地址:姑苏云深不知处孤儿院敬请您的关顾。

魏无羡瞥了眼撕下来的纸条,紧紧攥在手心里,握紧了方向盘绝尘而去。

姑苏不算小,魏无羡兜兜转了好久,问了不少人才找到了在山林深处的云深孤儿院。明明是孤儿院偏偏只有一栋建筑,难不成吃饭睡觉上课都在一栋楼里进行?魏无羡站在云深孤儿院门口胡思乱想着,越想越心疼。

"您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生锈的栅门出来,看见魏无羡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我是……"魏无羡想了想不知如何回答,斟酌用词后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看到报纸后来看看的。"

老人了然的笑了笑,阐释自己是这个孤儿院的院长客气的带魏无羡往里走去。门口处聚集了不少小孩子,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云深孤儿院的陌生人,毕竟来这里的实在是太少了。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老人装作严厉的将孩子们赶回了教室拍了拍过道上的灰,抱歉的对魏无羡笑了笑。

"……"魏无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回以一个微笑。

老人并不在意魏无羡回不回答,继续说道:"你很善良。"

魏无羡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跟着老人行走在破旧的走廊上。

很快就到了孩子的教室,一切都如照片上的那般破旧,甚至更加寒酸。

孩子们全部都盯着魏无羡,眼睛睁的圆鼓鼓的打量着他,老师讲的什么全都听不去了。魏无羡被如此多热辣的视线盯着不由有些窘迫,突然他感到一道特别的目光。魏无羡扭头看去,果真见了报纸上的那个小男孩正淡淡看着他,随即弯起嘴角对男孩笑了笑。小男孩似是没想到偷偷打量被抓了个正着面色红了红扭过头不再看他了。

"让我们一起欢迎这位……这位……"上课的老师见有人来访便停止了上课,只是不知晓魏无羡名字有些窘迫。

"我姓魏。"魏无羡笑着说道。

"欢迎这位魏先生。"老师点了点头继续往下说道。

"啪啪啪!!"

孩子们都很热情,鼓足了劲拍手欢迎魏无羡。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叫魏无羡。你们可以喊我魏哥哥。"

"魏哥哥!你是哪里人啊?"一个穿着粉红衣服的小女孩羞羞问道。

"我是云梦人哦。"魏无羡温柔回答。

"云梦?那是哪里?离这里很远吗?在山的另一头吗?"另一个黄衣小男孩好奇的问道。

"嗯!也不算太远,不过要翻过这座山才看的到。"魏无羡微笑着回答。

"那一定很大吧!"孩子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好奇,对于他们大多数孩子来说这片山就是他们所能知道的唯一世界。

"是啊!很大很大。"魏无羡认真点了点头,心里不免泛起一阵酸楚。这些孩子从来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可从未放弃过对外面世界的渴求。

魏无羡被孩子们团团围住,耐着性子回答他们一个比一个幼稚的问题,尽管有些累但是他还是觉得十分有意义。他想就算不能将所有孩子都带出这片山,那也要让孩子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希翼,不断努力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出这片山真正体会到世界的精彩。

可是让魏无羡有点失落的是——那个小男孩自始至终没有问过他一个问题,只静静待在一旁淡淡看着他但眼里还是流露出一丝对外面世界的渴望。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魏无羡愉快地跟孩子们玩耍时,一阵急促的铃音突然响起,孩子们立即停止了嬉闹,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老师竟然有些躁动起来。

魏无羡不明所以的看向老师,老师抱歉的笑了笑说着是午饭时间到了。魏无羡这才明白过来,急忙让开了道让孩子们可以顺利通过。

得到老师的许可后,孩子们一窝蜂的挤了出去,一个比一个急迫。

魏无羡看着这浩大的阵势有些懵,一扭头却是瞧见了那个小男孩不似其他小孩争先恐后,反而是极为端正规矩的离开课桌,不紧不慢的走向饭厅。魏无羡越发对这个小男孩感兴趣,若有所思的跟在老师后面步入饭厅。

饭厅说是饭厅,其实也不过是长木桌上铺了一层布罢了。今日的饭菜也异常简单,三菜一汤,全是素。瞧着黑漆漆的成色魏无羡不用尝也知道味道一定不怎么好,近了还闻到一股苦涩的味道。

魏无羡眉头紧皱,口味极重的他实在对清汤寡水的东西喜欢不起来。可是孩子们却吃的很开心,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仿佛对他们来说只要有吃的就是很幸福的事了。

魏无羡看着心疼,老人跟老师端着一碗唯一有点油水的红烧肉走了出来,说着专门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准备的,可以看出这是他们这里唯一能拿出来招待客人的东西了。

魏无羡顿时觉得手中的碗有千斤重。孩子们都眼巴巴看着魏无羡手中的肉,喉咙里吞咽着因想吃而分泌的口水,有的甚至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魏无羡看着他们,将碗放在桌子上,涩声说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孩子们全都愣住了,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见状魏无羡便直接夹起一块肉放进最近的那个孩子的碗里。孩子们这才争先恐后的抢夺起肉来。

"欸!不要急,都有的!"魏无羡看着场面有点不受控制连忙喊道。

正当魏无羡手忙脚乱之际,那个小男孩小心翼翼的夹起自己碗里的肉颤巍巍举起来仰着小脸对着魏无羡坚定的说道:"你吃。"

魏无羡眼角有些湿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许是老师知晓小男孩并不是喜欢与外人交谈,转头对魏无羡解释道:"他叫蓝忘机。"

蓝忘机皱了皱眉,摇摇头打断老师的话看着魏无羡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蓝湛。"末了怕魏无羡没有听仔细,又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叫蓝湛。"

魏无羡握着蓝忘机小小的手将肉重新放回他的碗里,笑着看着蓝忘机轻轻唤道:"蓝湛。"继而又眼神闪过一丝光亮说道:"我叫魏婴。"

那一刻,魏无羡突然作出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他要领养这个孩子。

魏无羡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在午饭结束后,他立马跟院长详谈了这件事。院长表示完全没有问题并且很高兴魏无羡能做出这般善意的举动来,毕竟对于一个孤儿有一个温暖的家比什么都重要。

在做好商议后,魏无羡跟着院长去询问蓝忘机的意向。这一路上魏无羡的心有些忐忑,因为他不知道蓝忘机是否愿意跟他走,但自己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懂事的让人心疼的孩子。

在得知来意后,蓝忘机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他似是没料到魏无羡竟想带他走。

"蓝湛,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魏无羡笑着蹲下,伸出一只手等待着蓝忘机的回答。看似表面淡定无比实则内心紧张极了。

蓝忘机垂下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正当在魏无羡以为自己被拒绝时,蓝忘机突然将手放进魏无羡手中,紧紧抓住他说道:"嗯。"

魏无羡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将蓝忘机搂过抱在怀里站起身来。蓝忘机似是不曾与人有过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别扭的挣扎了一小下在感到魏无羡舒服的气息后也就乖乖不动了。

院长有些意外的说道:"真是有缘,看来这孩子很喜欢你呢。"

魏无羡感受着蓝忘机轻飘飘的体重,心中酸涩,笑着回道:"我也很喜欢他。"

蓝忘机闻言面色红了红,趴在魏无羡肩上不说话。

"其实这孩子从来不让人唤他蓝湛也不让人抱的。"院长瞧着蓝忘机的反应打趣道。

魏无羡哈哈一笑,心里竟是因蓝忘机的亲近甜丝丝的,不由将蓝忘机抱紧了几分。

蓝忘机羞得将脸埋进魏无羡的胸口,连耳垂都染上了几分薄红。魏无羡一面好笑怀中人儿的不经逗,一面忍不住恶趣味的想好好逗弄他一番。

走之前魏无羡将身上所有现金都送给了云深孤儿院,他并不擅长告别,于是带着蓝忘机悄悄离开了。

魏无羡将蓝忘机放在车后座中,启动发动机准备回云梦。突然魏无羡想到什么似得促狭的问道:"那蓝湛你该叫我什么?爸爸?"

"……"

"不行不行。太老了,叫哥哥!"魏无羡不等蓝忘机答话就自顾自说了起来。

"叫声魏哥哥来听听~小蓝湛~"魏无羡笑到肚子疼。

"……魏婴。"蓝忘机在后座上淡淡出声。

"欸?不行!得叫哥哥。"魏无羡撇撇嘴反驳。

"魏婴。"蓝忘机再次出声,语气是不容置疑。

"……"魏无羡觉得自己本想占占蓝忘机口头上的便宜,现在反而被倒打一耙。。

蓝忘机从透视镜中瞧见魏无羡懊恼的表情,竟是微微露出了笑意,不过他没让魏无羡发觉,只悄悄的一个人知道。

评论(3)
热度(111)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