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忘羡】

《病名为爱》(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后文(二)(三)(四)(五)(六)(七)(八)番外一

 

我想我已经病入膏肓了,蓝医生你说这病名为爱是吗?

“快,快送入手术室!家属请先出去!”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阿羡!求你了啊!”江厌离红肿着双眼,小心翼翼的拉着医生的手哀求,似是知晓这般举动会妨碍医生但内心的焦急让她又不得不如此冲动。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请不要太过激动。”医生说着轻轻扳开了江厌离的手,转身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手术中】

红灯亮了起来,江厌离脱了力跌坐在门口,像是失了魂。

“姐!”江澄看着自家姐姐难过的模样有些不忍。

“魏无羡那混蛋命大的很,死不了的!要我说,他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人家英雄救美,那温晁是什么人?家里有钱有势社会上一霸王,为了个女人命都不要了!被捅两刀都算好的了。”

尽管江澄也很担心魏无羡,但嘴上却是永远饶不了人的,关心的话语从来不会从他嘴里流露出来。

“江澄!你说什么呢!见义勇为有什么不对?阿羡现在生死未卜,你少说两句!”就算江厌离平日里脾气再好但此时对江澄的口无遮拦也是气愤不已,竟是连名带姓的呵斥了出来。

自家弟弟什么德行她自是知道,就冲这张嘴,就没少说过江澄。

阿澄这脾气,迟早要吃亏。

“啧!”江澄挨了自家姐姐的骂也乖乖闭嘴了,紧紧抿着唇黑着脸站在一旁,心里暗暗对温晁又多记了一笔。

有钱有势了不起啊?敢捅我兄弟!早晚弄死他丫的!

在江澄眼里所有事都得怪温晁。

魏无羡是谁?自家兄弟,过命的交情。自己平日里损损也就罢了,换做旁人。

不言而喻。

“对不起....呜呜....都怪我不好....要不是为了救我,魏哥哥也不会有事 .... 呜 .....”一位身着碧绿纱裙的娇俏少女在一旁揉着红肿的双眼抽泣。

江澄略略扫视了一眼这位叫绵绵的少女,脸蛋长得还算不错,是温晁喜欢的类型。

对于江澄来说,所有长得美的女孩子都是一个模样,不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吗?当然他家阿姐最美,这点江澄还是很有觉悟的。

真搞不懂温晁见了美女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像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眼睛都要贴在人家胸上了,色眯眯的看着都倒胃。

人品还奇差,三天两头挑事,就连江澄跟魏无羡也被招呼过。

听说这次魏无羡不仅单挑对方数十人救下了绵绵还将温晁打成了猪头。这点江澄嘴上说多管闲事但心里还是觉得该!真他妈解气!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再说哭有用吗?”江澄对于女人的眼泪实在没辙,僵硬着脸出声安慰。

嗯,至少他认为是安慰。

“呜呜呜.....嗝.....”绵绵看着江澄漆黑的脸色努力收回泪水,不想给江氏姐弟再多添麻烦了。

江厌离苍白着脸对绵绵笑了笑,轻轻握住了绵绵的手以示安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祈望魏无羡平安无事。

[ 医生,病人腹部出血太多,已经快止不住了!]

[ 止不住也得止! ]

[ 病人已进入休克状态!快!氧气再加大输入!]

[ 准备心脏复苏!电击准备!一次复苏!两次复苏!三次....]

[ 该死!为何会如此!]

[ 病人肝脏受到损害,造血无法跟上正常速度!手术非常棘手!]

[ 快去叫蓝医生过来!救人要紧!]

待蓝忘机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手术室,魏无羡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手术台上全被鲜血染透,红得触目惊心。

魏无羡面色苍白如纸,透明得仿佛下一秒便会如阳光下的泡沫般消失不见。漆黑的头发早被冷汗打湿,发丝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两侧更显得面色苍白。好看的双眼紧闭着,眉头痛苦地皱在成一团可让人心尖发疼。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抖动,无意识地嘟哝出声。

蓝忘机覆耳听去才听清他说什么。

魏无羡说——

【好痛……】

下意识的蓝忘机的心狠狠抽了一抽,握住魏无羡的手凑在其耳畔轻声安慰:“别怕,一会儿就不痛了。”

魏无羡像是听见了蓝忘机的安慰又像是没听到,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不再那般痛苦了,只是紧紧拉着蓝忘机的手不肯放。

很奇怪,作为一个外科医生,蓝忘机没少见过比魏无羡还严重的情况,但都没有今天这般感觉。

作为一个医生最好不要对病人产生多余的情感,要做的只是尽最大的努力去挽救病人的生命,这是蓝忘机一直遵循的。

所以对魏无羡产生的那一点不同寻常的情感蓝忘机也就当是一次意外暗暗压在了心底。

“这次手术由我接手了。”

蓝忘机缓缓抽回手,转过身对手术室的主刀医生示意。

主刀医生大大松了口气,连忙点头,将位置让给了蓝忘机,走到一旁打下手。

蓝忘机也不多废话,拿起止血钳开始进行紧张的手术。

下手却是轻柔了很多,似是害怕弄疼魏无羡。其实以他的身手是完全不必担心这些的。其他医生也对蓝忘机与以往不同的小心翼翼而暗暗称奇,然而蓝忘机自己却是毫无察觉自己的动作有何不同之处。

手术紧张地进行了8个小时,手术中的红灯终于转变成了绿灯。

“叮”

手术室的门被慢慢打开,等待已久的江氏姐弟跟绵绵焦急地凑上前询问。

江厌离紧张地握紧了双手,掌心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嘴唇颤抖着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

江澄上前一步握住了江厌离的手,轻轻拍了拍,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音对着医生开口问道:“他……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现在还未清醒,恢复状况也待观察。所以还需在重症病房观察几天。”

闻言江厌离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不停地道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蓝医生吧。这次手术多亏他才可以成功。”

8个小时高强度的煎熬等待使江氏姐弟与绵绵都心力憔悴不已,突然的放松使得一直紧绷的身体与精神都难以支撑。

在确定魏无羡平安无事后,江厌离让江澄先送绵绵回家然后自己慢慢走了回去,尽管疲惫不堪但比起无能为力的等待总归好了很多。

阿羡没事,真好。

魏无羡两天后渐渐苏醒了过来。

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医生确认魏无羡康复得还不错,没有异常现象也就将其移到普通病房了。

“啧!魏无羡你还真是命大啊!这样都死不了。”江澄将水果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看着魏无羡如往日一般无二的吊儿郎当的模样心里就来气。

“我是谁?这点小伤能把我怎么样?再说我要是真死了你怕不是要没处哭去。”魏无羡不以为意地说道,丝毫不在意江澄刻薄尖酸的语气。

“切!谁要为你哭?你死了最好,我就在家养狗,养很多很多只,连以前送走的妃妃茉莉我都接回来继续养。”江澄怒极反笑。

“欸!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提狗。”魏无羡怂了。

江澄冷笑了一声,他就知道会是这样,啧啧啧,魏无羡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狗,说出去都没人信。

江澄也不与他多费口舌,面色一凝。

“只是阿姐伤心死了,哭的都连饭都吃不下。”

要不是今天江厌离有事来不了,他才不想来呢!

哼!他偷偷来,看一眼就走!就一眼!

省得魏无羡调侃他说些肉麻的话。

“这事……是我太莽撞了。”魏无羡闻言收了笑意,对自己的受伤让阿姐伤心而暗暗懊悔不已。

“呵,现在才知道?晚了!要不是蓝医生你早玩完了。”江澄继续冷冷出声。

“蓝医生?”

魏无羡皱着眉思索着手术过程,但昏迷让他想不起个中细节,只模模糊糊记得似有人在耳边说别怕,动作是小心翼翼的温柔,让他在黑暗而寒冷的世界中感到了一丝温暖与光亮。

这个人是谁呢?还是说只是自己的幻觉?

魏无羡想不起来。

蓝忘机之名他也是听说过的,A市最好的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毕业于名校并成功进行了无数次危险系数极高的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没想到这次竟是他亲自主刀,怪不得自己伤口缝合的这般完美,连手术过程也不太痛。

“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家。”江澄也是明白人情世故。

“那是自然。”魏无羡点点头。

话毕江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交代几句好好休息之类的话语也就离开了。医生说魏无羡现在需要的是静养。江澄害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与魏无羡开始互怼起来。

江澄走后,魏无羡实在没有事干,自己又是个闲不住的主但碍于伤势只好躺在病床上无聊地数数。

“一只兔子……两只兔子……三只兔子……四只……”

蓝忘机听闻魏无羡苏醒后便来查看恢复情况顺便填写相关信息。

听闻脚步声,魏无羡停止了数兔子睁开假寐的眼睛望向门口。

只见得蓝忘机一袭白衣整整齐齐穿戴在身上,勾勒出修长的身形,一张俊脸不苟言笑,琉璃色的眼眸满是淡漠,浑身上下透露着禁欲的气息。

魏无羡暗道一声帅气,继而为蓝忘机的不食人间烟火微微感到可惜。

“名字。”蓝忘机淡淡开口。

不仅冷还话少,着实无趣。

魏无羡暗暗吐槽,微扬起嘴角准备活络一下气氛。

“魏无羡。但是蓝医生救过我的命就是我的恩人啦,唤我魏婴就好。”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蓝医生?”魏无羡眉眼弯弯揶揄道。

明知顾问。

蓝忘机张了张嘴,蓝忘机三个字话到嘴边在看到魏无羡满脸的笑意时又突然兜兜转转咽了回去。

“蓝湛。”

蓝忘机鬼使神差的说出亲近之人才可唤的名字。

“蓝–湛。”魏无羡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像在品味什么珍稀佳肴般在嘴里轻轻咀嚼,右手拇指轻轻划过因着康复而渐渐红润起来的嘴唇轻笑出声,竟是染上了几分暧昧的气息。

蓝忘机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如此……暧昧。

自己竟还没有任何的反感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魏无羡瞧着蓝忘机的反应不由觉得好笑,看来蓝医生也不是那般冷漠无趣嘛。

不知为何魏无羡突然想起手术时的那一句别怕。莫非那人是蓝湛?魏无羡张了张嘴想问问蓝忘机,但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问起来挺矫情的,蓝湛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再说就算是那也并不意味着什么,不过是一句随口安慰罢了,倒是自己念念不放,特意去询问反倒显得矫情了。

最终魏无羡只轻轻道了一句:

“那以后就请多多关照啦,蓝医生。”

评论(1)
热度(248)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