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二)忘羡

(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一)(三)(四)(五)(六)(七)(八)番外一

 

作为一位主治医生,蓝忘机并不会时刻去查探病房,这些事情会由医院的护士接手。

但是这几天蓝忘机心里总无端地想起魏无羡,想起他眼里璀璨的星光,想起他嘴角挂满的笑意,那句好痛也时不时萦绕在耳边揪得他心尖发颤……

不知魏婴康复得如何?

蓝忘机被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惊了一跳。这个状态太不对劲了,他似乎对病人关注得过多,魏无羡并不是他唯一的病人,但却是最让他上心的病人。

蓝忘机苦笑一声,抬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硬生生将探望的想法压下,埋头开始整理记录。

他的事情远远还有很多。

“蓝医生!”一位身着粉红医疗服的小护士急冲冲跑进办公室,竟是连门也忘了敲。

“何事?”蓝忘机双眉微蹙对小护士的莽撞有些轻微的不满。

“301的病人不肯输液!指明要你亲自去!”小护士手拍着胸口顺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蓝忘机可是医院里出了名的冷淡,这次可能也不会……

“好。”

闻言蓝忘机立即丢下手里的事务站了起来,径直拂过小护士往魏无羡病房走去,洁白的衣摆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

小护士还没在心底嘀咕完就看到蓝大医生直直走了出去,步伐竟是少有的慌忙。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对病人尚来理智古井无波的蓝医生吗?怕不是她还没睡醒?

小护士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嘶……好痛!

原来没做梦啊……小护士拍了拍脑门,紧跟着蓝忘机跑了出去。

“欸…蓝医生!301在这边……”小护士对着健步如飞却是走错了方向的蓝忘机急急喊道。

都说关心则乱,这条定律连万年冰川男神蓝忘机也不能幸免,竟连走错了路也没发觉。

小护士在心里暗暗咋舌,对着301的病人又多了几分好奇。

蓝忘机步伐一顿,脸色有些微赧但很快冷着脸淡然地转过身往另一边走去。

噗嗤!

小护士在医院这么久了难得见到蓝忘机尴尬的样子,竟是意外的可爱。

在蓝忘机冷冷的目光下连忙低下头藏起笑意,嘴角还是忍不住的上扬。

想来有那位病人在,蓝医生的表情也会丰富很多吧?

看来以后的医院生活有趣咯。

“为何不肯输液?”蓝忘机站在病床前看着气色逐渐转好的魏无羡皱着眉斥问。

“哎!输液有什么好的?我没事啦!吃药行不行?”魏无羡嘟着嘴眼巴巴看向蓝忘机,左手小心翼翼拉着蓝忘机的袖子摇晃着。

说来惭愧,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唯有两物——第一怕狗,第二怕疼。

只是某些人从小到大都不安分,没少挨过疼。表面一副无所谓的纨绔样子,心里却还是怕的。

在一个并不熟悉的人面前暴露软肋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但很奇怪,在蓝忘机面前他并不想隐藏什么,敞开心扉仿佛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不行。”蓝忘机一口回绝。

受这般严重的伤岂能不输液?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撒娇也没用!

“啊?”魏无羡苦着一张俊脸,眼泪汪汪。

在知道蓝忘机不会就此改变主意后魏无羡不由撇了撇嘴,视死如归地伸出白皙的手腕闭着眼一副壮志断腕的架势:“那…轻点!我怕疼……”

最后几个音是越来越小,有点小孩子的味道。

蓝忘机好笑地看着魏无羡这般孩子气的举动,那一句怕疼又让他回想起初遇魏无羡的时候……

但即便是怕总归也是要的。

蓝忘机接过护士递来的碘酒与棉签,将绒白的棉球伸进碘酒瓶,微微沾湿一手接过魏无羡骨节分明仍略微带着青涩的手。

指尖传来的温热触感让蓝忘机心神一颤。

魏无羡的手没有多少肉摸上去却是软软的很舒服带着少年专属的阳光味道。蓝忘机的手比魏无羡整整大了一圈骨节更加分明带着点微微的凉意。

魏无羡托着腮笑吟吟看着蓝忘机低头认真为自己擦拭的模样,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蓝忘机狭长的睫毛在面颊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似乎如蝶羽一样在轻轻颤动。魏无羡心里颇有些触动,不知怎么他很喜欢看到蓝湛认真做事的模样。

特别是做与他有关的事。

“开始了。”蓝忘机轻轻吹了吹魏无羡涂了药的手,取出输液的针管对着魏无羡示意。

因着蓝忘机的呼气魏无羡手背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像猫抓似的。

“好。轻点就行。”魏无羡点点头再次嘱咐了蓝忘机一句。

“疼就告诉我。”蓝忘机仔细寻着魏无羡手背上的血管,极为认真而轻柔的将针沿着血管扎进去,虔诚得宛如在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魏无羡噗嗤一笑,他也不至于这般脆弱啊。不过只是想多看看蓝忘机的反应罢了。

蓝医生还真是对工作认真呐,难道蓝湛是对所有的病人都如此关心吗?

魏无羡突然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像是偷吃到糖果而沾沾自喜的孩子而后发现原来糖果是每人都有的。

像蓝湛这般好的医生肯定对每个病人都是一样的吧。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这自作多情的毛病还真是越来越严重了啊。

魏无羡胡思乱想着连蓝忘机已经将针管固定好也没注意。

“魏婴……?”蓝忘机看着魏无羡面部表情一会儿两颊绯红一会儿又愁眉不展变化的阴晴不定以为他是有什么不适。

“嗯…啊?我在!”魏无羡回过神对上蓝忘机略带担心的眼努力翘起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慢慢抽回被蓝忘机握着的手,皮肤摩挲带来的细腻触感让魏无羡心尖发麻,竟是有种想就此缠绵的欲望。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点一点将手抽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惹魏婴生气了,难不成真是太疼?

直到魏无羡完全抽出了手,蓝忘机仍还保持着虚托着手的姿势。意识到不妥后,蓝忘机淡淡将手收回袖里,指尖渐渐蜷曲成拳,复而又再次松开,骨节显得有些微微泛白。

蓝忘机瞧着魏无羡低着头显然是不想再谈话的意思,便慢慢向后退了一步。四周温度顿时下降了许多。在吩咐护士好好照顾魏无羡后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

听闻脚步声渐渐远去,魏无羡缓缓抬起头望向蓝忘机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到底也紧咬着嘴唇什么也没能说出口,眼睁睁看着蓝忘机消失在门口,连衣角也再也不能看见半抹。

说什么?说自己没有生气,这不关你的事?

魏无羡不知道,也想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说实在的,这样很对不起蓝湛,蓝湛好心好意来替自己输液,自己却这般反应,实在是太过无理取闹了一点。

不过一想到蓝忘机对所有人都是这般仔细,魏无羡心里就不舒坦。

说到底,自己不过就是蓝湛职业生涯里的一个病人罢了,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有什么理由要求蓝湛只对他好呢?

算了,下次见面还是跟蓝湛说声对不起吧。

魏无羡恹恹想着,继续数着他的兔子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第二天,蓝忘机没有来。来的是那位小护士。

魏无羡心下疑惑却是没有询问,难不成蓝湛这样就生气啦?

魏无羡伸出手准备再次挨扎,却看到小护士笑着摇了摇头递给他几颗药。

“……?”

“蓝医生说不必再输液了,吃这个就好,效果一样的。”小护士倒上温水递给魏无羡,末了又加了一句“这次不会疼了,放心吧!”

…………

敢情蓝湛以为他是是昨天被弄疼了才生气的?!

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接过药含了一口温水一鼓作气吞了下去。药有些苦,舌尖都漫上了点点苦意。

“呀!差点忘了!蓝医生说这药有些苦,让我把这个给你。”小护士看着魏无羡的脸有一瞬间的恍惚,301的病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倒是忘记蓝忘机的嘱咐了。

魏无羡小心打开小护士递过的小纸包。

是杨梅蜜饯。

含在嘴里酸酸甜甜的,驱走了所有苦味像极了魏无羡现在的心情。

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呢……蓝湛……

最近医院的护士们有了热点关注话题。

嗯?你问她们聊什么这么起劲?

那当然是301的病人与蓝大医生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冰山男神蓝忘机竟为病人亲自输液!]

[ 还专门向医院上级申请最近从法国进口的服用型消炎药!]

[ 万年冰川蓝大医生竟为病人着急得连方向都走错了!回来后素来不动声色的脸上竟然意外不悦!到底发生了何事?]

[ 301的病人是个超级大帅哥!笑起来连魂都要被勾走了!]

最后护士小姐们一致得出结论:蓝大医生肯定与301的病人定有JQ!高岭之花终于情动!以后的日子一定好玩!

蓝忘机不知怎么感觉背后有点冷,紧了紧衣领继续整理记录。

评论(3)
热度(181)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