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三)忘羡

(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一)(二)(四)(五)(六)(七)(八)番外一

 

接下来几天,蓝忘机都没有来。

“蓝医生,每天都很忙的。要他做的事可多啦!所以他不是故意不来的。”小护士很认真对显得恹恹的魏无羡再次重申到。

“……”

魏无羡其实一点也不想蓝忘机,因为天天都能听到身边的护士们满脸兴奋的向他说着蓝忘机的事。

[ 蓝医生,医术很高超呢!]

这个我当然知道啦。

[ 虽然看起来很冷,但人还是很好的。]

的确如此。蓝湛对谁都好……

[ 蓝医生有个哥哥,跟他长得是极像的,不过性格可是大不同呢!是极为温和爱笑的!]

是吗?倒是没听蓝湛说过。

[ 蓝医生,今天早上来的特别早!]

蓝湛这么尽职,当然会很早啦。

[ 蓝医生……]

总之,魏无羡觉得蓝忘机家底都要被这群小护士透露尽了。不过魏无羡听着关于蓝忘机的消息还是很高兴的,在这样的日子里倒也不会太过无聊。

况且他也想多了解了解蓝湛,至于原因他并没有仔细想过。心里想便就这般做了,他一向如此。

“阿羡。”

江厌离将莲藕排骨汤的罐子放在床柜上,轻轻倾倒,盛了满满一碗小心翼翼递给魏无羡。

“阿姐,我来就行了。”魏无羡忙起身坐好,接过汤拉过江厌离在床边坐下。

“小心。”江厌离本想坚持喂魏无羡喝下,看到魏无羡不容商量的眼神后只好作罢。

她这个弟弟总是懂事得令人心疼。

魏无羡一口气灌下莲藕汤,砸吧砸吧嘴伸出粉红的小舌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渍颇有些意犹未尽。

“你呀,喝这么快干什么?又没人跟你抢。小心别呛着!”江厌离看着魏无羡这般猴急不免有些嗔。

“当然是阿姐你做的好喝啊!凉了我岂不是得亏死。”魏无羡挑眉笑道。

“你呀!”

这一句惹得江厌离噗嗤一笑,瞧着魏无羡这大型犬一般的神情就差没摇尾巴了。

“阿姐,你终于笑了。”魏无羡看着江厌离担忧的脸上初绽一抹笑意,昙花般的惊艳。

江厌离微微一愣,竟是没想到魏无羡观察得这般细致。

明明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竟还是被看出来了。

“这次是我太鲁莽了……害阿姐担心了。”魏无羡低着头,双手不安地绞着被子,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江厌离拉过魏无羡的手轻轻拍了拍摇摇头:“阿羡能够见义勇为姐姐很高兴,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呀。只是下次可别这般冲动了,考虑周到再做好吗?”

“好。我都听阿姐的!阿姐说东我绝不向西,阿姐说西我绝不往东!”魏无羡重重点了点头,接着恢复往常的语气戏谑道。

“就知道打趣你姐姐我。”江厌离佯装生气笑着嗔道。

“还不进来?”江厌离对着病房门口突然唤道。

魏无羡顺着江厌离的目光看去,只见门口一抹绿色衣角。

是绵绵。

“魏哥哥……”小姑娘眼圈红红的,似刚哭过。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是绵绵啊。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呀?”魏无羡瞧着绵绵泫然欲泣的神情翘起嘴角打趣,轻轻招手示意绵绵进来。

闻言绵绵刚止住的泪又落了下来,呜呜咽咽地说着对不起。

“好啦好啦!别哭啦!我不是没事吗?再哭就成花猫了,脏兮兮一点都不美呐。”魏无羡看着绵绵又开始哭不免有些头疼。

“你们先聊,我就先走了。阿羡你要乖乖养病不要淘气知道吗?”江厌离察觉自己留在这里并不合适,收拾好东西对魏无羡柔声叮嘱。

“知道啦!羡羡可听话了!”魏无羡极为乖巧地应了紧接着说道:“阿姐,路上小心。”

江厌离点点头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绵绵的肩,转身离开了。

终归是要好好聊一聊的。

十一

“呜呜……魏哥哥都是我不好,害你受这么重的伤呜……”绵绵走到魏无羡床前站着哭得好不可怜。

“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你看!这不好好的吗?再说像温晁那样的混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来一个我打一个!就算再来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你哥哥我厉害着呢!”魏无羡伸展手臂生龙活虎大幅度做了好几个动作。

魏无羡夸张的动作惹得绵绵噗嗤一笑,小姑娘终于不再继续哭下去了。

“这才对嘛,不哭才最漂亮。”魏无羡松了一口气道。

与绵绵这般聊着,魏无羡突然感到有一道冷冷的视线正盯着自己。

侧目寻去竟是看到多日不见的蓝大医生站在门口面色并不太好浑身散发着丝丝冷气,也不知来了多长时间了。

魏无羡微微一笑,对着蓝忘机启唇对着口型无声唤了一声蓝湛,末了舔了舔唇带着一丝调戏。

蓝忘机面色如常,只是耳垂红了个彻底,站在门口走也不是,进也不是,无措的样子倒有几分可爱,惹得魏无羡又是一阵轻笑。

绵绵也察觉到蓝忘机的存在,对着蓝忘机轻轻点头示意,继而对魏无羡轻声说了几句。

距离太远蓝忘机并没有听清绵绵说了什么,只看见绵绵从怀里拿出东西递给魏婴,魏婴只瞧了一眼便收下了笑得还特别温柔。

不知怎么,蓝忘机觉得十分烦躁,这一幕扎的他眼睛生疼,心里似要烧起来般疼痛。

不该是这样的……魏婴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对别人也笑的这般开心……

蓝忘机不知自己心里这般情绪是怎么回事,自己似乎管的太宽了。魏婴对谁笑那是他的自由,自己只是他的一个医生罢了。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这般失控,倒是不像他了。

十二

对于蓝忘机内心的起伏魏无羡浑然不觉,继续跟绵绵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蓝忘机一会看看天花板,一会又看看自己脚尖,左等右等也不见魏无羡有什么下一步表示。反倒是自己显得有些多余了。

蓝忘机在魏无羡第三次对着绵绵莞尔一笑时,终于忍无可忍冷着一张俊脸“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转身走了。

???

魏无羡看着这一幕有些懵,蓝湛怎么这样就走了?

绵绵也察觉蓝忘机走的时候好像不怎么高兴,小心翼翼问道:“蓝医生……他怎么了?”

“……”魏无羡也不甚了解,皱着眉仔细想了想到底是哪惹蓝忘机生气了,摸着下巴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四周思考着缘由。

瞧着旁边空缺的两张床位,魏无羡若有所思。

普通病房并不是单人的,只是魏无羡居住这间暂时还没有其他病人来,再者这是医院总归是要求安静的,自己刚才那番咋咋呼呼的举动的确是有些不妥。

“……也许是嫌我太闹了?”魏无羡越想越有理,蓝湛这般恪尽职守的医生自是看不惯这般违反医院条规的事。

还这般贴心将门关上了,是怕自己吵到其他病人吧?蓝医生真是有心了。

“……”

绵绵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来。

相对无言,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绵绵默默站起身,对着魏无羡笑着告辞:“那我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魏哥哥你要好好休息哦。”

“好。下次来可别哭啦,不然我可生气了!”魏无羡竖起眉佯装生气对着绵绵“威胁”道。

“嗯嗯。”绵绵嫣然一笑,轻手轻脚离开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瞬间安静下来,魏无羡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

好不容易见着蓝湛,这不又将人气跑了,蓝湛这般忙下一次见也不知道是多久呢……

十三

魏无羡没有想到下一次见竟来的这般快速。

蓝忘机上午刚走,下午又再次冷着脸站在魏无羡床前。

例行检查,必须要主治医生亲自来。

魏无羡嘴角染上笑意,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狡黠,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抚上白底蓝纹的病服的纽扣,一点一点露出内里莹白的肌肤。似想要专门调戏蓝忘机,魏无羡每一个动作都极其缓慢,不经意间流露出媚意。

果不其然,蓝忘机耳根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心里哈哈大笑,这蓝医生果真是不经逗的很。魏无羡喜欢看蓝忘机被自己逗弄得不知所措的样子,近来几日无聊到发霉的坏心情也就消散了。

“……不知羞。”蓝忘机憋了半天只憋出这一句话来。

“哈哈哈!这事也要羞一羞?蓝医生,这不是你要求我脱的吗?再说不脱怎么检查伤口?”魏无羡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嘴上仍不忘继续调戏着蓝忘机。

“……”

蓝忘机被问的哑口无言,跟魏无羡论嘴皮子功夫自是不如。

“不是我说你啊,蓝湛。你检查其他病人的时候也是这般反应?”魏无羡忽然想到什么突兀问道。

“……”闻言蓝忘机并不知该说什么好,其实医院虽规定要主治医生亲自来,但像蓝忘机这样的医生平日的手术跟事务是极其满当的,所以医院并没有要求蓝忘机必须亲自检查,通常都会派遣其他医生代劳。

只是蓝忘机一想到魏无羡要脱了衣服给其他人看时差点捏断了手中正记载资料的笔,心里难受得快要死掉,连呼吸都带着丝丝疼意。

“……不曾。”蓝忘机淡淡道。

“哦?难不成蓝医生你只对我一个人这样,还是说你只检查过我一个病人?”魏无羡挑了挑眉有些惊讶,在望见蓝忘机的耳垂越来越红时,魏无羡眉眼弯弯顿了顿再次问道:“亦或是……两者都有?”

少年轻柔的话语如魔鬼般蛊惑人心。

蓝忘机没有答话,随即恢复以往的淡漠,替魏无羡检查伤口痊愈得如何。

魏无羡撇撇嘴倒也不再胡言乱语了,本也没指望蓝忘机会答话倒也不觉得难过,反倒是因为成功调戏了蓝忘机而颇有些沾沾自喜。

瞧着蓝忘机认真的样子,魏无羡突然想起今天上午蓝忘机黑脸走掉的事,托着腮小心翼翼说道:“蓝湛……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闻言蓝忘机难得挑了挑眉,手下动作未停。

“我不该大声说话的……”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询问的目光继续委屈巴巴:“我知道在医院里要保持安静,下次我一定不会这么咋呼了!”

…………

“哎呦!蓝湛你干嘛下手这么重?疼死我了!”魏无羡皱眉捂着刚被蓝忘机揉痛的伤口疼得嘶嘶抽气。

“还有。”蓝忘机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轻替魏无羡揉了揉,指腹在魏无羡光滑的皮肤上打转,舒服得魏无羡微微眯眼像极了一只被顺了毛的猫。但蓝忘机语气还是极为不悦。

还有什么?没了啊?

“嗯…没了呀…”魏无羡舒服得只想哼哼,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事。

蓝忘机见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哪里错了,不免有些恼。腾地收回手,替魏无羡扣好衣服一句话都不说就往门口走去。

离了蓝忘机舒服的按摩魏无羡不满足地睁开眼便瞧见蓝忘机径直离开的背影。

???

自己又哪句话说错啦?

“蓝湛!别走啊!”魏无羡在后面急急喊道。

蓝忘机步伐未停继续向门口走去。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闻言蓝忘机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见魏无羡严肃的样子以为他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那个……”魏无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想吃辣……”

“……”

蓝忘机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力道大的连过道都震了一震。

魏无羡砸吧砸吧嘴,自己也没有说错嘛,这医院的伙食淡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美名其曰利于康复,但魏无羡自认为自己恢复得还算不错,想吃辣难道不是重要的事吗?

十四

尽管蓝忘机气得不轻,但还是老老实实去买了辣菜,站在301门前有些犹豫不决。

其实蓝忘机并不想亲自来的。但是……

护士A:蓝医生,我突然想起护士长找我,我先走了啊。

护士B:啊!我肚子痛!好痛好痛!我得去厕所了!

看着其他两位护士都将自己编的理由占尽了,护士C临场发挥:那个,我得去接孩子回家了……先走了啊蓝医生。

护士A:……

护士B:……

蓝忘机:……

姑娘你编好歹走心一点好吗?你还没有男朋友啊!哪来的孩子?

其他两位护士侧过脸不忍看,小姑娘似后知后觉发现自己闹了个大笑话,红着脸弱弱解释道:“邻居家的孩子……成吗?”

回忆结束,蓝忘机呆呆站在门口好一阵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十五

魏无羡正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指,在闻到一股辣椒的香气后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眼巴巴看向蓝忘机。

“蓝湛……你这是?”魏无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惊讶的问。

蓝忘机脸黑了黑,端出上好的辣菜夹了一嘴送到魏无羡嘴边并没有说话。

通过这几次见面,蓝忘机也知晓面对魏无羡的调戏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

魏无羡一口咬住筷子,小舌一卷便将菜狼吞虎咽的下肚。

果然菜还是辣的好!

“唔好好次!澜站尼怎么只道窝稀饭这家?”魏无羡嘴里包着菜口齿不清地赞赏,因着咀嚼嘴角粘上了亮晶晶的唾液,加上满脸愉悦的神情倒显得有几分色气。

“吃完再说。”蓝忘机微微咳嗽一声拿过纸巾替魏无羡擦擦嘴摇了摇头。

其实他本不知晓的,要不是护士们听说他要去买辣菜,叽叽喳喳告诉他魏婴喜欢什么什么菜,最爱的是哪家哪家……一副热情过头的样子。

魏无羡哈哈一笑,蓝湛这人就是如此,嘴上说着生气但心里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嘛。

有了这个认知,魏无羡笑得更灿烂了,心满意足的吃着蓝忘机替自己夹的菜。

当魏无羡正吃得正高兴的时候,蓝忘机突然收了碗筷。

“……?”魏无羡嘟着嘴有些不满。

“不可多食。”蓝忘机淡淡出声。

“好蓝湛……就再吃一口好不好?”魏无羡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不可。”蓝忘机不为所动。

在意识到蓝忘机不会心软后,魏无羡恹恹垂着眸子哀怨地盯着蓝忘机将他爱吃的辣菜全部收拾走,有点想哭。

突然魏无羡硌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低头看了看突然对蓝忘机说道:“蓝湛,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

面对魏无羡突如其来的发问,蓝忘机愣了愣低声说没有。

“骗谁呢?这不还气着吗?”魏无羡递给蓝忘机一样东西软着嗓子说道:“这个给你,就别气啦。”

是一只白色的兔子挂链。

“哪来的?”蓝忘机有些诧异。

“绵绵给的。本来我不想收的,但是看到这只兔子不知怎么觉得你一定会喜欢。我就就谢过她收下了。”魏无羡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拿出另一只黑色兔子挂坠晃到:“这里还有一只,就归我啦。喏,正好一对。”

原来如此。

蓝忘机想起上午所看见的事瞬间心情好了起来,连眼角都带上了几分笑意。

“这下不气了吧?”魏无羡双眸含笑。

“……嗯。”

评论(3)
热度(180)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