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四)忘羡

(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一)(二)(三)(五)(六)(七)(八)番外一

 

十六

近日,病房里另两张床位终于住进了人,都是与魏无羡年龄相仿的少年,也都是开朗活泼的个性,没隔一两日便打成一片有说有笑。

对此魏无羡十分满意。总算是有说话的伴了!

最近江厌离最近忙着与金子轩的事倒是很少过来。其实魏无羡很是不喜欢金子轩,觉得他没有哪一点配得上自家阿姐。但阿姐喜欢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要金子轩那厮不做什么对不起阿姐的事,自己忍忍也就罢了。

起初江厌离还担心魏无羡的身体执意要天天来陪着他,但被魏无羡坚决地回绝了。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金子轩,但也不会妨碍阿姐跟其交往,特别是最近两人闹了矛盾急需解决的情况下。更何况自己也没那么脆弱需要人天天照顾。

只要阿姐能幸福就是最好。

阿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她值得拥有最好的幸福。

至于江澄,倒是经常来,只是每次少不得一顿冷嘲热讽。倒也是他的性子,要是哪天江澄不毒舌了魏无羡才会觉得奇了怪了。

最思恋的蓝忘机自从上次喂食之后就很少来了,倒也不是还生着气只是医院的事务实在太忙,每次来也只能停留一小会儿,没说上几句话就被其他医生着急地唤走了。

然而魏无羡不知道的是,蓝忘机也有意回避他。

十七

今日,江澄照常带来江厌离亲手熬制的莲藕排骨汤。

“我说都过了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还没好啊?”江澄皱着眉盯着魏无羡缠绕着绷带的腹部满脸嫌弃。

“哎,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得看蓝湛的意思。”魏无羡灌下一大口排骨汤抚着胸口顺了顺气漫不经心地回答。

“蓝湛?啧啧,叫的可真亲热。”江澄听到魏无羡不假思索的“蓝湛 ”二字时眼角抽了抽。

“怎么?你该不是嫉妒了吧?”魏无羡揶揄地看向江澄,话锋一转。

“那我叫你晚吟也不是不可以的。”

说罢魏无羡先哈哈大笑起来,眼角都沾上了点点泪花,竟是眼泪都笑了出来。

“滚!”江澄面色黑个透底,额角青筋直蹦,百般忍耐才忍住想将魏无羡打一顿的冲动。

“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点出院好找温晁算账。”

“呵,那是自然。”

魏无羡敛了笑意挑起嘴角冷冷出声。

“对了,我听护士们议论说你跟蓝忘机挺亲近的?没有意思就少撩拨人家。”江澄想起近日听到的话语斟酌用词。

“谁说我没有意思?”魏无羡突然出声。

“……难不成,你真的……?”江澄瞪大了眼。

“哈哈哈哈哈哈,不过看他的反应好玩罢了。”魏无羡这一句半真半假,对于蓝忘机他也不知到底是不是男女之间那般的爱情,只是喜欢蓝忘机冷静的面具在他面前破碎的样子,这让他很是得意。细细算来,蓝忘机对他而言却是有些不同,但他现在并不打算与江澄说。

闻言江澄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任谁知道自己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好兄弟喜欢男人都不会冷静的吧!?

“死性不改。”江澄沉默了半晌从鼻腔里冷哼。

“过奖,过奖。”魏无羡不肯相让。

十八

【不过是看他的反应好玩罢了。】

蓝忘机脚步一顿。

少年轻浮的话语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砸进蓝忘机心底。

双眼发黑,快站不稳身形,右手扶住门框才险险站住,指尖冷得发凉,五指深深嵌进掌心戳破了皮肤竟是见了红。

痛吗?

不够。

不及心里一分一毫。

本加紧忙完手头的事务想借此来看看魏无羡的蓝忘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此番前来会听到如此话语。

也是。

自己对魏婴而言不过是好玩罢了。

也就是这单调住院日子的一个乐趣。

明明早知道不会有结果。

如此

心为什么还是会痛呢?

十九

夜深,整个医院都陷入了沉静,医院长廊只回荡着滴滴答答的钟表声,偶尔夹杂着某个病房里传来一两声痛苦的呻吟。

蓝忘机慢慢走在过道上,揉了揉胀痛的头,他该回家了。

蓝曦臣早已发了好几条信息催促他快回家但都被他以资料未整理完回绝了。

这是蓝忘机除手术外停留在医院最晚的一次。

他也不知为何要在医院徘徊这般久,一遍一遍如同机器不知疲劳地埋头工作。只是一想到此刻正跟魏婴同在一处空间里,呼吸着的是同一处的气息他被撕裂的心才会好受一点。

[ 忘机,速归。]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关掉手机,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盯着手机发愣。

是魏婴送他的兔子挂链。

小兔子很可爱,蓝忘机很是喜欢。

更重要的是魏婴亲自送的。准确来说这是魏婴第一次送他东西。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蓝医生,这挂件跟你的风格也相差太多了吧?】

面对其他医生的疑问,蓝忘机摇摇头没有解释,倒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蓝医生对着这个挂件很是在意,眼里是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

似是透过挂件在看什么人,一眼便是倾尽了一世的温柔。

如今看来,也是——

【差太多了】

蓝忘机食指缓慢的挑上兔子挂件,想将其解开。

刚触碰到其一角,手指又像是触电似的猛地缩了回来。

啊……

【终是舍不得】

二十

蓝忘机苦笑着站起身来,深呼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往楼下走去。

在路过301时,蓝忘机最后往里望了一眼,便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魏婴……竟然……这般睡姿!?

蓝忘机黑着脸,轻轻推门进去。

里面的人都睡熟了,发出浅浅的呼吸声。这般行为实在有失礼数,但此刻蓝忘机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站在魏无羡床前,蓝忘机比在门口看的更加清晰。

少年的被褥早已调换了方向,歪歪斜斜勉强遮住肚腩。脖颈微微上扬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衣襟大开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从胸膛往下隐约可以望见缠着绷带的腹部。肌肤在黑夜里透着莹白,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扣子扣得乱七八糟,甚至还有几颗不见了踪影。袜子也不穿,小巧的脚大大咧咧露在外面,脚趾微屈,指甲泛着粉红,可爱的想要好好把玩一番。

这番睡姿着实令人心生旖旎。

蓝忘机深深呼了一口气,替他轻轻把衣领扣好再拉过被褥严严实实地盖好。

蓝忘机心里吃味得不行。

魏婴这是把医院当家?这般没有防备的睡相,只怕是忘记这病房还有他人在了吧?

一想到,有其他人跟魏婴睡在同一间房里……若是若是……

魏婴每晚都是这般睡姿……

蓝忘机不敢往下想。

心痛得噬心蚀骨,折磨着每一寸血与肉。

偏生惹出这些事端的罪魁祸首却是浑然不觉,依旧睡得香甜,小嘴嫣红似是梦到什么好吃的,还砸吧了两下。

蓝忘机凝视着魏无羡恬静的睡颜眼神复杂。

魏婴就像是罂粟,即使知道靠近会受伤还是让人不可自拔的迷恋。

蓝忘机觉得自己是病了,不然以自己一向冷静的性子怎会一遇见魏婴便溃不成军。

这病深入骨髓,深入灵魂,深入血脉。每一次呼吸,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是喜欢吗?

比这更深,比这更浓。

爱?

是了。是爱啊。

也许一见钟情说来让人发笑,但就是如此了啊。

第一眼见着魏婴,那个少年便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想抑制亦是不能。

蓝忘机也有意可以回避,总归是无济于事。

无非是更念罢了。

蓝忘机抬手抚上魏无羡微红的脸,指尖从额头顺着鼻梁一路往下,停留在粉嫩的唇上摩挲着,直到魏无羡的唇瓣被蹂躏成嫣红的血色蓝忘机才渐渐停手。

魏无羡鼻尖呼出的热气拍打在蓝忘机手背上,因着不舒服张了张唇,蓝忘机的指腹便沾上了亮晶晶的唾液,带着几分迷乱。

蓝忘机眯起眼,闪过危险的光芒,从魏无羡唇上移开了手,竟是还连着几缕银丝将断不断,暧昧得让人发狂。

却不想魏无羡侧过身压住了蓝忘机正欲收回的手,顺势还蹭了蹭。

………

“魏婴,放开。”蓝忘机哑着嗓子出声。

魏无羡自是听不见,非但没有放开,还得寸进尺地亲了一口。倒也像极醒时的作风。

其实无非是嘴唇无意识地啄了一下罢了。

却是挑战着蓝忘机自以为傲的自制力。

“魏婴……”

魏无羡嘤咛了一声,嘟起嘴似不满有人扰他美梦。

引人犯罪。

蓝忘机俯下身想吻住这不听话的唇,要好好惩罚一番才好。

用吸,用咬,用啃。

恨不得要将这人身体的每一处都狠狠烙上自己的印记,全身上下都熏染上自己的味道!

慢慢的近了近了,蓝忘机鼻翼间满是魏无羡味道。

蓝忘机缓缓闭上了眼。

【为了个女人连命的不要了】

【女孩子不哭才好看】

【不过是看他的反应好玩罢了】

…………!

蓝忘机的动作瞬间僵硬。

是啊。

魏婴根本不喜欢他啊……

自己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魏婴…既然不喜欢何必招惹我呢……”

蓝忘机俯在魏无羡耳边兀自呢喃。

睡着的人自是不会给予任何回应。

“可我会信的啊……”

蓝忘机苦涩的闭上双眼,掩住眼中的受伤。

终是在魏无羡眉间落下浅浅一吻。

真是疯了!

疯就疯吧……

魏婴这个人自己怕是一辈子都放不下了。先前想将魏婴转交给其他医生医治的想法早在魏婴几个暧昧的动作后便消散的了无踪迹。

活了二十几年,蓝忘机想自己算是栽在魏婴手上了。

魏婴不喜欢他就不喜欢吧。

要当他是乐子也好,好玩也罢。

他都不在意。

只要这般静静看着魏婴,偷偷藏着自己的心意,贪恋着仅剩的日子。

这就够了。

评论(5)
热度(171)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