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五)忘羡

(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一)(二)(三)(四)(六)(七)(八)番外一

 

二十一

第二日,魏无羡醒来总感觉有些奇怪,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了许久,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

他怎么睡得这么规矩?标准的平躺姿势,双手还规矩的放在身旁两侧,被子也好好的盖在身上……

自己平日的那番睡姿自己自是知晓,每日醒来不是趴着就是侧卧着,被子也是歪歪斜斜……就没少被江澄嘲笑过,说他这么大个人还跟小孩子似的睡着了也不安生,真是羞死人了。

嘴唇也酥酥麻麻的,不怎么舒坦,手指一触还稍微带着一点刺痛。像是…像是…被人狠狠蹂躏过的一般。

真是奇了怪了,怎的睡一觉就成这般模样了……魏无羡捂着唇瓣百思不得其解。

当魏无羡接到换病房的通知时才真觉得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都集中在今日!询问原因时,护士只说是蓝医生的意思,至于具体原因她也不甚清楚。

新换的病房也是很奇怪。倒不是说不好,只是……只是太不像病房了。

在一座僻静小楼的转角,四周没什么人来往。推门进去,是极其干净的房间,色调是清浅的蓝色系,格调也是十分悦目,空气中散发着许久未经人住的冷气,但看上去却是有人经常来打扫的样子。

床头玻璃瓶里还安放着一束雏菊,叶瓣上还带着些许露水,定是今早才换的。墙壁上挂着液晶电视,里间还有一间独立的浴室……

这可真是太……奢侈了。真倒不像是住院,倒像是……像是……魏无羡说不上来,脑海中猛地闪现的那个词被他不假思索的否定了,呵,自己可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魏无羡最喜欢的还是比起普通病房大了不知多少倍的窗户,可以清晰看见外面的景色。也不知这是医院的哪处,竟一反医院拥挤的常态,显现出的是一片极其安静的草地,离近窗前还有一棵郁郁葱葱的枇杷树,看样子栽种的日子也有不少年了。

魏无羡收拾完东西趴在窗边托着腮发呆,这间病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样子,所以,蓝湛到底什么意思?

二十二

中午,蓝忘机终于出现在病房里。魏无羡像打了鸡血般激动,憋了一上午的疑问终于可以得到解答了。

“蓝医生,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换病房啊?”许久未见蓝忘机,魏无羡决定要礼貌性的矜持一下。

蓝忘机沉默半晌,缓缓开口:“……病情加重。”

魏无羡有些懵,什么病情加重?自己恢复的不是挺好的吗,都快要结疤了,做大动作之类的也不太疼,指不定隔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然而蓝湛却说病情加重……就算他不太懂医,也不是这样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啊?

“咳,可是蓝医生,我觉得自己恢复的还不错,没有什么病情恶化的迹象,估计没多久就能出院了呢。你是不是诊断错了?”魏无羡皱着眉极为夸张的表达着不解,眼里却满是戏弄的笑意。

“没有。”闻言蓝忘机很是不悦,也不知是哪句话惹得他不高兴。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冷着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差点没笑出声来。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

既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魏无羡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况且他对新换的病房倒是十分满意,倒也不在意这些旁枝末节了。

腾地魏无羡想起什么突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蓝湛,这病房以前是有什么人在住吗?”

蓝忘机似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迟疑的回道没有,突然又微微撇过头看向窗外的那棵枇杷树像是在怀念什么人,良久又加了一句:很多年以前是有的。

魏无羡仔细观察完蓝忘机全程的反应,再次肯定这病房不是那么简单。

以前有吗?看样子还是蓝忘机的熟人,魏无羡不知怎么心里有点发酸。

“是吗?那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魏无羡顿了一下突然说道。

蓝忘机回过神看向魏无羡,有些怔。

“为何这样说?”

“呐,这房间的布置这般清雅,窗外的景色又这般怡人,只有心美的人才会这般情调。心美的人难道不好吗?”魏无羡分析得头头是道。

蓝忘机突然笑了。

似昙花般惊艳而转瞬即逝,魏无羡险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蓝湛这是笑了?还是笑了?

“是,她很好。”蓝忘机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愉悦。

魏无羡刚从震惊中回过神听到蓝忘机这句话来心里有开始打起小九九来。“哦……是吗……是个姑娘吗?”

“是。”

“你很喜欢她?”

“……嗯。你也会喜欢她的。”

她也一定会喜欢你。蓝忘机在心里默默补充。

“是啊…哈哈…能被蓝医生喜欢的人当然是值得喜欢的哈哈。”魏无羡勉强挤出笑意,双手在被子下有些微微的颤抖。“蓝医生,改天能让我们见见吗?”

蓝忘机突然不说话了,直到魏无羡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才慢慢说道:“她不在了。再也再也见不到了……”语气是近乎悲凉的哀伤,最后一句的呢喃也不知是说给魏无羡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对不起……”魏无羡慌了起来,他完全不知道蓝忘机也会经历这般生离死别之痛。

“无事。”蓝忘机很快收好了情绪,恢复以往的淡漠。

一时无言。

蓝忘机本是来查看一番,倒也没什么其他事,交代几句就打算离开。魏无羡也未多做挽留,很是乖巧的目送蓝忘机离开。

二十三

蓝忘机转身轻轻关上门,正准备离去。兀的想起什么,从怀里取出一张挂牌,轻轻挂在了门框上。紧接着往后退了两步,欣赏了一番,点点头满意的离开了。

二十四

最近几日,江澄忙于处理金子轩与江厌离的婚事,都是拜托护士将莲藕排骨汤送到魏无羡手里,只是不知怎么蓝忘机承包了此事。

“我说蓝湛,为什么我总觉得最近来看我的人少了很多啊?阿姐跟江澄最近有事不常来很正常,倒是绵绵这小妮子说好来看我,怎么这么多天都不见个人影?”魏无羡伸过头吸了一口蓝忘机喂送过来的汤,不经意问道。

蓝忘机拿勺的手顿了一顿,淡淡回道:“也许有事耽误了。”

魏无羡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也没有多想。

“那我一个人在这里好无聊啊!蓝湛,你看看你,我好不容易跟原来病房的人混熟了,有了可以解闷的伴,现在就剩我一个整日待在病房里,身上都快长蘑菇了!”魏无羡鼓起腮帮子有些气鼓鼓的说道。

蓝忘机好笑的摇摇头,看着魏无羡浮夸的表演心情意外的不错。

“我听护士说,你又偷偷跑出去了。”蓝忘机开口拆穿。

“这个……”魏无羡讪笑了几下继续理直气壮的说道:“那还不是因为太无聊!”

“无聊可以看电视。”蓝忘机收回手再次盛了满满一勺汤,轻轻吹了吹送到魏无羡嘴边。

魏无羡乖巧的张开嘴喝了下去,温度刚刚好。其实以他现在的康复程度哪里还需要人来喂,但既然蓝忘机愿意,那他自然也乐在其中。

待好好咽下嘴中的汤,魏无羡嘟着嘴抱怨:“电视不好看,不看!”竟是有几分小孩子脾气。

“为何?”蓝忘机有些不解。

“因为电视没有你好看啊,蓝医生。”魏无羡突然挑眉哈哈大笑起来,放肆至极。

闻言蓝忘机面色微红,却是道不可胡说。

“我哪有胡说!蓝湛,你可得去问问,哪个不是说你长得俊俏的?连我都……”

“都什么。”蓝忘机声音中透露出一丝紧张。

“没什么……”魏无羡意识到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连忙转移话题眨巴眨巴眼可怜兮兮说道:“所以说蓝医生你可怜可怜我没人理,多来陪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尽管知道魏无羡这番模样是装出来的,但蓝忘机心里还是微微一疼,他的魏婴怎会没人理呢?

“好。”蓝忘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蓝湛你最好了哈哈哈!最喜欢你了!”魏无羡一高兴连说错话了也没发觉。

蓝忘机倒也未出言纠正,只是当一句玩笑话听了。

哪怕这只是魏无羡的随口一说,能听到也是好的。至少魏婴说过喜欢他,是真是假也不重要了。

二十五

接下来几日蓝忘机每日中午都会陪魏无羡说上几句话随便给他递送莲藕排骨汤来,尽管呆不上多久,但魏无羡已经很满足了。

隔了五六日,江澄总算露了面。

一进门,还没待魏无羡开口,江澄就劈头盖脸的问道:“魏无羡你怎么回事?几天没见就这样了,你可真行啊。”

???什么怎么回事,自己哪样了啊?

“什么怎么回事?”魏无羡皱着眉问道。

“怎么,你不是病情加重了吗?还想赖账不成?”

江澄冷哼一声。

“你听谁说的?”魏无羡满脸黑线。

“门口牌子上写着。”江澄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门口写着的?等等,你说门口写着啥?”魏无羡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江澄觉得今天魏无羡智商格外不在线,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解释。

魏无羡一掀被子,跳下床急不可耐的往门外跑。

好家伙,还可真是!

【病重勿扰】

瞧瞧这苍劲有力的字,可不是蓝忘机的字迹?好你个蓝湛,我就说怎么没人来,还骗我说有事耽误了,原来是这样!魏无羡暗自后悔近来几日都乖乖没有偷溜出门,要不然他早该发现了!蓝湛这人可真是啧啧啧,这么不想别人来看自己的吗?说不通啊……

魏无羡站在门口发呆了许久,直到江澄不耐烦的催促才回到床上坐好,半天也不吭声。

“为何加重?”江澄显然不想放过这个话题。

“啊…嗯…没事。就是前几日受了点寒。”魏无羡面不改色的撒谎。尽管内心颇不平静,但还是不想将这件事告诉江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也开始有小秘密了。

“你就浪吧!我看你到时候参加不了阿姐的婚礼怎么办!”闻言江澄有些咬牙切齿。

“谈好了?定在什么时候?”魏无羡瞬间认真。

“下个月初八。”江澄回道。

“便宜金子轩那厮了。”魏无羡冷笑了一声,尽管金子轩即将成为自己的姐夫,但他仍是没有几分好脸色。

江澄哼了一声算是赞同。

“到时候可别缺席,阿姐就这么一次,要是再这么折腾来不了的话……”江澄危险的眯起眼话不达底。

“放心。”魏无羡摆了摆手。阿姐的婚礼怎可不去?说什么也得去!

待江澄走后,魏无羡看看时间快到午时了,蓝忘机也差不多快来了。这件事他还是想听听蓝忘机的解释。

趁还有一阵子,魏无羡轻声下床,准备出去溜达一圈,再也不装乖巧了,哼。

二十六

今日有些凉意,风里夹杂着雨气。

魏无羡紧了紧身上披的外套,险些打了几个喷嚏,不会真的要受寒了吧?

思及此,魏无羡正准备回去,忽然听到两个护士说说笑笑往这边走来,话语间的偶尔传来[ 蓝医生 ]这三个字。

魏无羡连忙找到一出角落隐了身形,不知怎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避一下,才不是怕被蓝湛知道自己不听话又偷跑出来哼。

[ 我听说蓝医生这几天都很晚才吃午饭,实在太晚连饭都不吃就接着工作了,真是辛苦呐。]

[ 那可不是。好像是说蓝医生他中午有一些事耽误了,所以才顾不上吃的。]

[ 啊?什么事比吃饭还重要?]

[ 这我就不知道了。指不定陪女朋友呢哈哈。]

[ 蓝医生怎么可能有什么女朋友。]

[ 说的也是,尽管喜欢他的女孩一大堆但是他从来都不理的。]

[ 唉!也不知到底谁家的姑娘这么幸运能让大冰山蓝医生看上眼。]

[ 反正不是你哈哈哈哈!]

[ ……再见!]

待两位护士走了良久,魏无羡才慢慢从角落里出来,眼角有些湿润。

原来蓝湛这般忙么……每天中午还答应陪自己说话……自己可真是……太混蛋了!

二十七

蓝忘机照常出现在病房中,取出汤慢慢盛了一碗。

“蓝湛,你最近忙吗?”魏无羡突然问道。

“……不忙。”蓝忘机顿了一下淡淡回答。

“是吗?我刚住院那几日你都忙的不见人影呢。”魏无羡有些‘惊讶’。

“嗯。最近不怎么忙。”蓝忘机脸不红心不跳。

“……”魏无羡低着头没有说话。

不知怎么,蓝忘机觉得他不太高兴。

在喝了一勺蓝忘机喂的汤后,魏无羡又问了一句:“那你吃饭了吗?”

“……嗯。”蓝忘机继续面不改色。

魏无羡喝不下去了,拿手挡着碗撇过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至于为何蓝湛要挂牌子也不重要了,他也不想再问,就当作不知道吧。

“?”蓝忘机不明白魏无羡为何不吃了。

“……蓝湛,你也喝一碗吧。”魏无羡声音有点闷闷的。

“不用。”蓝忘机轻轻摇摇头回绝。

魏无羡见蓝忘机不答应,径直端过蓝忘机手中的汤,右手握住勺子舀了一匙送到蓝忘机嘴边,大有不喝就不放的架势。

蓝忘机没有办法只好啜了一口,魏无又舀了一勺,一点一点将汤见底才肯罢休。

趁蓝忘机拿纸擦嘴的空档,魏无羡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好喝吗?”

“嗯。”

“我阿姐的手艺可是最棒的!”得到蓝忘机的肯定魏无羡很是受用。

蓝忘机眼带笑意点了点头,接过碗再次盛满。

这一次,魏无羡没有拒绝。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魏无羡是沿着蓝忘机嘴唇触碰的匙边喝的,嫣红的唇瓣一开一合,平白带着几分绮念。

蓝忘机喉结一动,偏过头终是没有出言提醒。

“其实我也会做。”魏无羡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嗯。我知。”

评论(1)
热度(159)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