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七)忘羡

(待修)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一)(二)(三)(四)(五)(六)(八)番外一

 

三十五

一周后。

江澄办完所有离院手续,替魏无羡打点行李。

“看不出来你还挺贤惠的嘛。”魏无羡半倚在床头的靠枕上气态悠闲地剥着枇杷。

“……你再多说一句就自己来。”江澄紧咬牙关,克制住想打人的冲动。

今日是魏无羡出院的日子,理应值得高兴,他忍!

“哎!别啊!枇杷分你一个,消消气。”魏无羡左手挑拣了一个色泽金黄的枇杷抛给江澄。

江澄出手接住枇杷左右看了看,倒是上好的成色,剥开一口咬下满嘴都是枇杷甘甜的水汁,甜而不腻。

“哪来的枇杷?”江澄脸色稍微好转,但仍记得自己并未带过枇杷。

“蓝湛给的。也不知道他哪买的,味道这么甜。”魏无羡再次剥开一个枇杷心满意足的咬下去,头也不抬毫不犹豫地回道。

“……他对你倒是好。”江澄冷哼一声,看着魏无羡一脸满足的吃着蓝忘机给的枇杷,一个接一个,腮帮子塞的鼓鼓的,活像只被人圈养的花栗鼠,不由觉得有些涨眼睛。

听着江澄嘲弄的语调,魏无羡撇撇嘴,不以为意。

“你这是嫉妒。”

“……”

江澄噎住了,脸色活像吞了苍蝇。

他嫉妒什么?嫉妒没有男人对自己好吗?哈!也只有魏无羡能这般没心没肺地接受了。

似乎……还蛮享受的。

江澄心里一阵恶寒,口中本来甘甜可口的枇杷也变味到酸得难以下咽,只得将还未吃完的半边枇杷扔进垃圾桶里。

“真是暴殄天物。”魏无羡心在滴血,他还嫌吃不够呢!也不知道出院后还能不能吃到。

不行!等会儿他一定要找蓝忘机问清楚是在哪买的。更何况……他还想最后好好看一眼蓝忘机,将他的模样悄悄刻在心底,日后回想起来也能嘴含笑意。

毕竟……今日一别便是再也不见了。

“好好吃你的枇杷!”江澄忍无可忍,“嘭”的一声将收拾好的箱子合上,力劲大得可怕。

魏无羡见状乖乖闭上了嘴,一心一意吃他的枇杷。

将最后一口枇杷果肉咽入腹中,魏无羡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用纸巾擦干手上沾染的汁液。

“今晚吃什么?”魏无羡突然开口问道。

“阿姐不在,只能在外面吃。”江澄说着就来气,那金子轩像只大型犬一般天天缠着自己姐姐,美名其曰增进婚前感情。

他呸!大尾巴狼!打的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偏偏姐每次都笑着答应了,还说什么是时候让她家阿澄学会自己做饭了,不然总是找不到女朋友。

???

不是,做饭跟找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总之阿姐不在,便只能点外卖,至于魏无羡的厨艺……他还不想被辣死。

今日本来江厌离也要来接魏无羡回家,好好准备一大桌菜庆祝一番。可不巧与试婚纱的日期相撞,据金家所说这位婚纱设计师极难预约,万般无奈下只好千番叮嘱江澄照顾好魏无羡。

“那……东家那家大排档怎么样?”虽说偶尔蓝忘机被他软磨硬泡心软准备些辣菜改善伙食,但哪有自己去吃那般舒爽?憋了几个月,这次定要吃够本!

“好啊。只是……你不请这些月来照顾你的温医师一起?”江澄对温情的感觉还不错,虽说也是温家人但其爽快霸气的个性很是合他口味,一来二去也算得上半个朋友。

“温情她昨日去了B市,明日才能回来。”魏无羡也有一点惋惜。

“……那对你这么‘好’的蓝医生呢?你这条命可几乎都是人家救回来的。”江澄在“好”这个字上加重发音,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魏无羡罕见地低垂下头沉默,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他应该不会来的。”魏无羡咬着下唇,隐约里带着一点失落。

“你怎么知道?”江澄难得见到魏无羡这般模样不由奇道。

“因为——他不吃辣呀。”魏无羡将心底的失落压下,抬起头对江澄挑了挑眉,又恢复了往日的没心没肺。

辣……?

江澄皱眉思索了一阵,瞬间明白了魏无羡想表达的意思。

也对。蓝忘机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怎会答应去路摊边的充满油气与喧嚣的大排档。

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其实魏无羡还有一层心思,先不说蓝忘机答不答应,就怕自己舍不得……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将心意尘封在心底,要是再见到,再多相处,他可能就真的放不下了……

那就这般结束他甘心吗?不,不甘心!

可……

那有能如何呢。

至少现在他们还是朋友不是吗?节日里还能互发短信祝福,偶尔聊上几句话。

他……他不想这些都失去!

“你真的不问?”江澄不知为何总觉得蓝忘机会应许。

“嗯,不用问了。江澄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婆婆妈妈得像个娘们一样!”魏无羡压下心底的烦躁对江澄穷追不舍的发问感到心烦意乱。

“卧槽!你说谁像个娘们!?”江澄额角青筋毕露,压抑已久的火气终于爆发。

“医院禁止喧哗。”

魏无羡正欲反唇相讥,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蓝忘机伫立在病房门旁,脸色有些发冷。

“听到没有。医院禁止——喧哗。”魏无羡拖长了尾音,语调颇有些仗势欺人的意味。

???

江澄差点一口咬碎牙齿,他怎么了他?看蓝忘机站在门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刚才魏无羡说话的时候怎么不开口提醒?

欺负他傻啊?!有人撑腰了不起啊?看魏无羡那一脸小得意样……妈的!死gay!

现在他算是看明白了,什么不喜欢,闹着玩,都是放屁!

这病房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他今天就不该来!

江澄扔下一句医院大门见,黑着一张俊脸拖着收拾好的行李走出了病房。

魏无羡看着江澄吃瘪的模样,眼里漫上点点泪光,嘴角上扬的可爱模样让蓝忘机差点看出了神。

“谢了啊,蓝湛。”魏无羡好一会儿才止了笑对蓝忘机点头致谢。

“本该。”蓝忘机淡淡道。

话毕一时无言,病房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魏无羡侧过头望着窗外,良久才说道。

“我…我今日便出院了。”

蓝忘机没有出声,只静静站在一旁。

魏无羡看不见,也不敢看蓝忘机是何表情,只自顾自继续说着话。

“这段时间来多谢照顾了……蓝医生。”魏无羡深吸一口气掩去心中的难过转过头对上了蓝忘机灼灼的视线。

蓝忘机听见魏无羡的称呼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脸色越发冰冷,只道了一声无妨便再也不开口了。

不知为何,魏无羡总觉得蓝忘机有点不高兴。

“那……再见啦。”

魏无羡低头吸了一下鼻子,抬头努力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故作轻松。

蓝忘机没应,只盯着魏无羡的脸沉默。

半晌,蓝忘机才收回目光转过身背对着魏无羡五指蜷曲将指尖狠狠刺进掌心疯狂压抑住内心的情感呼出一声嗯。

轻得魏无羡差点没听到。

啊……

就这样吧。

那么……再见了,蓝湛。

三十六

待魏无羡在医院大门口遇见江澄已经是半小时后。

“真是慢死了!拖拖拉拉的像个娘们一样。”明显江澄还在气头上。

魏无羡没理他,只说了一句走。

魏无羡这个反应江澄还真没见过,要说魏无羡嘴皮子功夫那可是数一数二,以前没少把他怼得哑口无言,如今安静不言的模样让他很是不习惯。

“我说...你没事吧?”江澄瞧着魏无羡一脸失神落魄,难得关心一回。

“我能有什么事?”魏无羡摆摆手勉强笑了一笑。

江澄脸色很奇怪,嘴来回张合几次,欲言又止。

笑的可真难看啊。

人明明快要哭出来了,还笑。

这可真是.....

蠢死了!

“那就快走!我可跟你说,最近那家生意好的不得了,去晚了可没位置了。”江澄装作恶狠狠地转移话题。

“啊?你怎么不早说!”魏无羡叫了一声,瞬间将难过的情绪抛到九霄云外,拉着江澄就开跑。

“你愣着干嘛?快点啊!”恢复情绪的某人回头对江澄有些气急。

“.......”

江澄觉得魏无羡刚刚的难过一定是他看花眼了。

嗯,一定是。

三十七

“老板!来一份麻辣小龙虾半煎煮鱼爆炒花蛤鱼香脆皮茄子红烧豆腐酸辣血旺,再炒两个小菜!”

魏无羡轻车熟路的一口气报完一大串菜名。

“你是猪吗?吃这么多?”江澄忍不住嘲讽。

 “老板!再来四瓶啤酒!”魏无羡充耳不闻,揶揄地看了一眼江澄接着示意:

“他给钱!”

“......”

江澄气的咬牙切齿,但还是掏出钱包付了钱。

刚刚是谁心软了来着?肯定不是他!

三十八

很快菜就上齐,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红通通的煞是好看。

魏无羡迫不及待地执起筷子尝了一口,辣椒辛辣的鲜香让他满足地发出一声感叹。

果然,还是亲自来吃的爽啊!

蓝湛不吃辣,可真是可惜了。

魏无羡不停夹菜的手猛地一顿,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蓝忘机,不由暗骂自己一声没出息。

说好要放下的啊....

真是太没用了!

魏无羡放下筷子,继而开了两瓶啤酒,杯子也不用,就这般直接带瓶递给江澄。

“来!喝酒!”

江澄刚伸手接过,魏无羡就已经咕噜咕噜灌下了大半瓶。

江澄眼皮直跳,起身从魏无羡手里抢过酒瓶,不让他这样猛喝。

“你病才刚痊愈。”

魏无羡毫不在意地夺回酒瓶,当着江澄的面又喝了一大口周身漫上一层淡淡的酒气。

“我是谁?魏无羡!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来!是兄弟就接着喝!”

谁说他病好了?心痛得快四分五裂,连呼吸都带着腥甜。

这病.....可能是无药可医了。

江澄没辙只好一边陪魏无羡喝酒一边将剩下的啤酒默默的挪开。

三十九

趁江澄去厕所的空档,魏无羡将江澄偷偷藏起来的啤酒拿过,不由笑其太过小心,以他的酒量这点酒根本奈何不了他。

左手稳定瓶身,右手腕轻用力正待开瓶。

突然右手臂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拽住不能动弹,肌肤上传来微微的凉意让魏无羡眉头微皱。

“江澄....我都说了我没事!”

魏无羡甩开对方的手头也不抬地继续开瓶。

“谁是江澄?”

头顶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冰入骨髓的寒意。

魏无羡整个人都愣住了,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向眼前来人。

“蓝....蓝医生?”魏无羡吓得声音都在颤抖。

蓝忘机不由分说地从魏无羡手里夺过啤酒,脸色极差。

“不准喝。”语气里竟然有点小孩子的赌气味道。

被抓个现行的某人心虚地松开手一脸乖巧地点头,听话地不得了。

见状蓝忘机脸色才微微好转,也不说话只径直盯着魏无羡看,目光灼灼。

魏无羡被蓝忘机火热的视线盯得发憷,不由吞了口唾沫艰难开口:“蓝医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闻言蓝忘机眉头紧皱,不语。

“蓝医生?”魏无羡又道。

蓝忘机用手捂住了耳朵表示自己不想听。

“……蓝湛?”魏无羡被蓝忘机幼稚的动作吓得忘了客气。

蓝忘机这才放下了手,轻轻应了一声嗯。

敢情是不想听到自己喊他蓝医生?

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但这个样子的蓝忘机实在是太奇怪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魏无羡站起身走进一步贴近蓝忘机,想看个仔细。

近了便闻到一股酒香气息,尽管很淡但绝对不是从外面沾染上的,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醇香。

喝的也绝对不是啤酒。

“蓝湛,你...喝酒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嗯。”蓝忘机十分爽快的承认了。

“......”

蓝忘机这般坦诚魏无羡反倒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魏无羡拿出纸巾使劲擦净蓝忘机面前的桌子,重新坐下与之面面相觑。

蓝忘机一双清浅的眸子因着醉意氤氲着一层水光,与平日冷漠的样子实在是大相径庭。

喝醉的蓝湛实在太可爱了!!

魏无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归类到为‘我的最爱’。

“蓝湛。”魏无羡唤了一声。

“我在。”

“你...多久回去啊?”魏无羡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

“再过一阵。”蓝忘机有点不太高兴。

魏无羡瞧着蓝忘机的脸色想必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他不是赶人啊.....

“我送你回去。”魏无羡想了想还是说道,毕竟他实在担心喝醉酒便行为举止如孩童一般的蓝忘机一个人这么晚回去会出事。

江澄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死在坑里吧?

魏无羡嘱咐老板等会告知江澄一声便牵过蓝忘机离开了大排档。

蓝忘机安安静静任由魏无羡牵着,不知为何魏无羡总感觉蓝忘机很是愉悦。

“蓝湛,你家在哪啊?”

“云深。”

评论(3)
热度(163)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