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月谣夕》【忘羡】

补档,去年七夕贺文(已修)

*我流ooc七夕贺文,人物属于香香❤

*文中有引用诗句与歌词和古文记载。(有许古文为自我瞎写

*七夕习俗来自百度百科(红线桥没有历史记载

————

七月七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有情者皆可得以长情。

一.

“魏婴,醒醒。”蓝忘机看着整个缩在被窝里的自家道侣有点淡淡的无奈。

“蓝湛……你干嘛呀?”魏无羡蒙着被子嗡声说道。

“该起了。已是巳时末。”蓝忘机有些好笑地扒掉魏无羡紧抓被子的手催促道。

魏无羡一点没有赖床的自觉,闭着眼睛抓回被子喃喃道:“好哥哥,再让我睡一会……就一会……”说着胡乱拉过蓝忘机狂亲十几口接着倒头睡去。

蓝忘机面不改色地被亲十几下,轻车熟路地捞过魏无羡放进浴桶里进行清洗。神奇的是魏无羡仍可以呼呼大睡。待一切洗漱完毕后,魏无羡才开始缓缓睁开眼睛。

“我说,蓝二哥哥,你这也不能怪我,谁叫你天天都折磨我到那么晚啊?”魏无羡笑嘻嘻吃着蓝忘机准备的早饭调笑道。

“食不言。”蓝忘机静坐在一旁提醒。

你还说寝不语呢!魏无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暗暗嘀咕自己晚上说这么多话怎么不见蓝湛说教啊。

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不过每次都这般回答也是无趣。

魏无羡眼珠一转,突然乖巧答道:“那好。我不说了。”

蓝忘机难得见到魏无羡如此乖巧,不免多看了他一眼。

“不过,”魏无羡话锋一转,笑道:“那我晚上也不说了。”

闻言蓝忘机暗暗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忍笑忍得辛苦,面上渡上一层嫣红,继续道:“二哥哥是你自己说过的寝不语的。难道你希望看到我违背蓝家家规吗?”尽管魏无羡从来不把家规放在眼里,但此刻却装作一板一眼地认真问道。

“……”

论嘴皮子功夫,蓝忘机是永远比不上魏无羡的。

那至于到底是否寝不语,夜晚便自见高低。

二.

东汉《四民月令》载:“七月七日,曝经书及衣裳,作干糗,采蕙耳也。”

早饭后魏无羡惊奇地发现蓝忘机今日竟是没有誊写经文,反而拿着一沓经书放在门前的木架上,随后又拿起一沓衣裳铺在木杆上。

“蓝湛,你这是作甚?”魏无羡不解地看着蓝忘机忙里忙外,竟硬生生看出几分贤惠。

“你可知今是何日?”蓝忘机不答反问。

“什么日子?难不成今日有什么特别之处?”魏无羡奇道。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白玉般的脸上淡淡的看不喜怒,良久才回答道:“七月七,宜晒。”

原来是七夕啊。魏无羡恍然大悟,怪不得蓝湛有些生气呢。

“呐,我记不得也是有原因的。”魏无羡拉过蓝忘机一本正经地解释。

蓝忘机也就没有说话静静等他解释。

“这都怪我娘!我娘说过的,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快活自在。况且我每天都跟二哥哥你在一起,我哪有精力去想别的呀!想你都还不够呢!”魏无羡努力使自己显得可怜。
听着魏无羡絮絮叨叨的一大堆话,虽说的确夸张了些,但蓝忘机眼里却是浮现出柔和的笑意。

魏无羡见蓝忘机也没多过追究的意思,嘴上不免又开始打趣起来:“我说二哥哥,你这个样子我就想起了以前做的梦了。”

前段日子魏无羡经常梦见自己跟蓝忘机归隐后的生活。自是自己种地,蓝忘机织布的日子。想来也是有些好笑,蓝湛如何能织布?魏无羡想着当初还大言不惭地叫蓝忘机补衣服,让他不会就学,蓝湛当时的脸色真是精彩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也是知道这个梦的,又柔了几分脸色,说道:“挺好。”

魏无羡也认为挺好,跟蓝湛一起过过小日子也不错,啊不对,是只要跟蓝湛在一起什么都是挺好的。

不过现在魏无羡挑了挑眉,似惊讶道:“那蓝湛你当真要学织布?”

蓝忘机顿了顿,轻声应了一声:“可。”

“什么?”魏无羡有些没有听清。

蓝忘机凝视着魏无羡的双眼一字一顿重复道:“是你,皆可。”

魏无羡有些梗咽,蓝湛这人话简不多,却是最最能打动他的。
他想说谢谢,顽劣的他何来有幸得到蓝湛这样的深情。可是他们之间永远不必说这两个字,思绪百转千回后终是化作一句:

“嗯。我一直知道。”

三.

宋《东京梦华录》载:“七月七赠笑厌儿,乞巧和美意也。”

当年在云梦莲花坞时,每逢七夕江厌离总会做巧果来食。被捏成各种各样的巧果小巧玲珑十分可爱。魏无羡每次都能吃上好多个也不觉得腻味。

依稀记得师姐厌离教过他巧果的做法:先将白糖放在锅中熔为糖浆,然后和入面粉、芝麻,拌匀后摊在案上捍薄,晾凉后用刀切为长方块,最后折为梭形巧果胚,入油炸至金黄即成。

魏无羡自认为还是有几分厨艺的,便按着记忆依葫画瓢地做起巧果来。

——

“阿羡你可知七夕为何要做巧果?”江厌离笑着看着魏无羡狼吞虎咽吃着巧果问道。

魏无羡摇摇头表示不知。

“相传有一位叫小巧的姑娘,她非常同情牛郎和织女的凄美爱情,于是在每年的七夕之夜,都会做一种精致的小点心,焚香供奉,希望牛郎和织女能在天上相见。玉帝知道后十分感动但碍于天规无法赦免牛郎织女,于是令月老牵线,促成她一段美满姻缘。此后,小巧和意中人厮守一生,夫妻不离不弃,和和美美。”江厌离笑着娓娓道来,再看到魏无羡听得仔细后又继续说道:“于是不少女孩子也向小巧学习,在每年的七夕制作性状各异的小点心,祈求姻缘美满,幸福一生,这种点心也被称为‘巧果’,流传至今。”

魏无羡点点头心道没想到这巧果还有这么个美好故事,不免又多吃了几个。

江厌离看到魏无羡的动作后不由笑出声,打趣道:“吃这么急干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在一旁慢慢吃着巧果的江澄嫌弃地瞪了他一眼。

“当然是师姐做的好吃啊!以后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个福气吃师姐做的巧果呢!”魏无羡拍着马屁笑道。

“阿羡你真是!”江厌离不禁红了脸,带着一丝小女儿的娇羞。

“阿羡多大啦?还这般孩子心性。让喜欢阿羡的仙子们可怎么想啊?”

“羡羡三岁了当然孩子心性啦!”魏无羡没皮没脸地嘟嚷道。

“嘭”

江澄捏爆了手里的巧果。

见状魏无羡啧道:“不过像江澄这般臭脾气的人是没有仙子愿意给他做巧果的。”

“魏无羡!有种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以—后—找—不—到—仙—子—为—你—做—巧—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屮!你出来!来打上一场!!”

“来就来!说怕谁啊?等会儿输了可别说我欺负你!”

“呵呵”

“你们俩呀!小心点别伤着了!”

——

师姐,你知道吗?我已经找到了那个可以共渡一生的人了。他叫蓝忘机,师姐你也是认识的。嗯他对我很好,我现在很幸福,你不用担心。很可惜没有姑娘会给我做巧果了,但是没关系,如果我想他也会学着做的。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他做,他特别好,我喜欢他,我愿意一辈子做给他吃。
我相信师姐也会为我高兴的,我一直都这样相信着。

四.

接近晌午,魏无羡才终于将一笼巧果做好。尽管与想象中的有些不同,但一个个小巧可爱还是有几分姿色。

“蓝湛!蓝湛!快来尝尝!”魏无羡端着巧果期待地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瞧着一个个小兔子似的红彤彤的巧果心里十分喜欢,点点头夹着一个送入口中。

“怎么样?好吃吗?”魏无羡巴巴问道。

蓝忘机慢慢咀嚼着巧果,面色有些奇怪,不过倒没有露出什么难吃的表情,待细吞慢咽嘴里没有食物后才缓缓开口:

“……好吃。”

尽管蓝家家规中第三百五十一条为不准妄言,蓝忘机瞧着魏无羡期待的脸色还是淡淡违心说道。

其实仔细算来也不算违规,因为魏无羡做的太辣了,蓝忘机口味清淡不喜辣也很少吃辣。这巧果对于他而言只有辣味,难吃倒也不是,说是好吃也不算为错。

“真的吗?”魏无羡松了一口气,继而又殷勤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多吃几个吧!”

蓝忘机脸色有些微妙,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在魏无羡带着促狭的笑意下夹取另一个准备送入口中。

不想魏无羡竟是先一口咬住了筷子,将巧果吞入嘴中,胡乱嚼着几口咽下后没好气地说道:“好你个蓝湛!明明不喜辣却骗我说好吃。”说罢还挑了挑眉等蓝忘机解释。

“……”蓝忘机竟是没想到魏无羡会给他下套,一时间也有些窘迫。

“说不出来了吧?”魏无羡笑着抢过筷子自顾自地吃起巧果来。蓝湛不喜辣他却是嘟辣如命,连喝粥都恨不得喝辣的。这次亦是自然,做巧果时习惯性地放了一把辣椒提提味,染得巧果还红彤彤的多好看呐。

“……不算骗。”蓝忘机道。

“怎个不算法?”魏无羡闻言不禁好笑。

“味也,不在舌而在心。”蓝忘机淡淡解释,“我心喜之,自然不算骗。”

魏无羡听到蓝忘机的解释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他家蓝二哥哥也学会强词夺理了。

“好好好。你说不算就不算。”魏无羡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蓝忘机憋着笑意认真回道。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二哥哥竟这般喜欢我。”魏无羡随即恢复了往日的不知羞。

“……”蓝忘机脸色淡淡,耳垂却是不经意红了起来。

哎哎哎,还害羞上了。魏无羡瞧着仔细,心下暗暗发笑,蓝湛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当然天天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害羞的,有时候连脸皮厚连他都脸红心跳的动作,蓝湛却是能做得一脸正气。

也不知二哥哥是真害羞还是假害羞呢。

魏无羡思绪纷飞,手上却是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蓝忘机的抹额恶趣味地玩着。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扑向蓝忘机。蓝忘机赶紧伸手搂住他,却没想到魏无羡突然止了冲势,掩耳不及地俯下身子亲了蓝忘机一口。

正当魏无羡阴谋得逞准备功成身退时,蓝忘机眼色一暗,伸手扣住魏无羡后脑勺不让他后退,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两人才分开。魏无羡被吻得有些缺氧,软软靠在蓝忘机怀里,了无一丝力气还不忘道:“蓝湛你果然是故意的!不过真奇怪呐,蓝湛你也是吃的辣味的巧果呀,为什么却是甜甜的?”

蓝忘机笑了没有说话。

魏无羡觉得这真是一个让人费解的难题。

五.

午饭后静室。

魏无羡躺在床榻上翘起二郎腿眯着眼享受着闲暇。因着蓝忘机说要参加今夜的七夕桥会,需养好精神,下午倒也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这个点该是午休时间。平日里魏无羡很快便能入睡,但今日却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魏婴,别闹。”看着魏无羡在床榻上滚来滚去的蓝忘机无奈出声。

“我哪有闹!蓝湛我睡不着!”魏无羡撅着嘴巴缩在被褥里可怜兮兮地撒娇。

“你要如何?”蓝忘机瞧着魏无羡的小动作特意“请教”。

“蓝二哥哥你哄哄我,我就睡着了!”魏无羡笑嘻嘻道。

“不知羞。”蓝忘机嘴上淡淡回绝,手却放下书径直走到床前坐下。

“欸!我的羞都在二哥哥你那放着呢!我哪儿知羞啊!”

魏无羡瞧见蓝忘机妥协,胆子不免大了几分,嘴上也不由开始放浪起来。

蓝忘机没有说话,伸手搂过魏无羡,紧紧抱在怀里。

“这样可好?”蓝忘机俯身在魏无羡耳畔低声呼气。

魏无羡的耳朵因着蓝忘机的呼气痒痒的,不由缩了缩脖子,继而反手搂住蓝忘机,在蓝忘机的胸口蹭了蹭笑道:“怎么不好?要是二哥哥你再亲亲我就更好了!”

“得寸进尺。”蓝忘机瞧着魏无羡小得意样一语道破。

“这哪叫得寸进尺啊!这叫恃宠而骄!”魏无羡撇撇嘴反驳道。

“……”蓝忘机不再说话了,静静搂住魏无羡闭上了眼睛。

直到魏无羡以为蓝忘机不会再理他时,一阵熟悉的旋律从蓝忘机嘴里轻声传来。

是《忘羡》。

声音并不大,但足以在安静的静室回响旋转,余音绕梁。

“真好听。”魏无羡闭着眼喃喃道。

你弦上风雅万千,我独爱曲名忘羡。

不必陈情,便能活出团圆。

良久,蓝忘机才止了歌声。低头瞧见熟睡的魏无羡仍紧紧抓着他的抹额不放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轻轻亲了亲魏无羡的额头也闭眼缓缓睡去。

一室安稳,岁月静好。

六.

“重七之夜,双星相汇,天降赐福,遂为红线。”

魏无羡一觉醒来,已是黄昏。夕阳斜映进静室,洒下一地余晖。

“蓝湛,你怎么不叫我!”魏无羡猛地坐起,看着在一旁早已起身看书的蓝忘机有些急,说罢摇了摇因久睡而有些昏涨的头。

见状蓝忘机伸手替他揉了揉,淡淡说道:“看你睡得熟便未叫醒你。”

魏无羡在蓝忘机极有技巧的按摩下舒服地直哼哼,倒也未再开口调戏蓝忘机。

天色已经不早了,魏无羡赶紧收拾完毕便紧跟着蓝忘机出了门。

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各色商贩四处吆喝,热闹非凡。

魏无羡从未参加过七夕桥会,感觉什么都透着一股新鲜劲。拉着蓝忘机东家走走,西家看看,玩的不亦乐乎。
蓝忘机任由魏无羡拉着四处奔走,只是会在魏无羡买完东西后掏出钱袋付账随着他高兴。

“蓝湛!那边在干什么?”魏无羡指着一处人声鼎沸的地方好奇地问道。

“不知。”蓝忘机摇摇头回答。他并不比魏无羡知道这七夕桥会的多。

尽管蓝忘机早知每年七夕都会置办桥会,但却从未参加过。以前是觉得无趣,如今有了魏无羡才生出几分心思来。

“那去看看如何?”魏无羡有些跃跃欲试。

蓝忘机点点头,由着魏无羡牵住往那处走去。

近了只见一群人围着一座红桥喧嚷。红桥上挂满了红线桥上之人正分居桥的两端正分别握着一根红线寻找着什么。

魏无羡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便拉过一旁的蓝衣少女问道:“姑娘可知他们在做甚?”

那少女险些被吓一跳,转过身看着魏无羡,瞧着是一位黑衣翩翩少年郎便渐渐放松了许奇道:“公子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第一次来并不清楚。”魏无羡笑着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这是七夕桥会最著名的活动,名叫红线桥。”少女瞧见魏无羡仍有些不解的神色继续解释。

“这红线桥呢顾名思义就是牵红线。情侣们分居两端,各自牵住一根红线,开始寻找红线另一端的人。相传能够牵住同一根红线的情侣便是有缘之人河神便会祝福他们一生恩爱永不分离呢”说罢少女露出憧憬的神色。

“原来如此。多谢姑娘告知。”魏无羡点头道谢,复而又从怀中掏出一枚簪子递到少女手上笑着说道:“这枚簪子便赠与姑娘吧。姑娘天生丽质配这枚簪子正好。同时也祝姑娘早日寻得良人共度一生和和美美。”

少女不曾料想魏无羡竟会送她簪子也不料魏无羡竟会瞧出她还是孤身一人。尽管有些错愕但少女还是赶紧摆了摆手,推辞道:“谢公子吉言,但这簪子我不能收。”

魏无羡笑笑没有说话,却是执意要送。

少女只好收下,抬头看见魏无羡俊美的脸颊不由又红了几分脸色,低下头道谢。

蓝忘机静静待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沉了沉,四周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几分。伸手握住魏无羡的手重重一捏,走上前挡住了魏无羡大半的身体。

“疼……”魏无羡皱了皱眉头小声嘟囔 。

蓝忘机闻言轻了几分力道,但仍紧紧握住不让其挣脱。
蓝衣少女显然也注意到这一幕,不由愣了愣,随即露出了然的神色。想了想说道:“公子也可以去参加试试。你们如此恩爱,说不定真能牵住同一根红线呢。”末了还促狭地笑了笑隐约带着一丝兴奋。

魏无羡被她笑得发憷,随即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快速拉着蓝忘机往一边去了。

蓝忘机冷着脸跟在魏无羡身后,面色缓了缓但仍没有说话。

“二哥哥还吃醋呢?”魏无羡翘起嘴角道。

“没有。”蓝忘机冷冷道。

魏无羡见蓝忘机口不对心不禁笑出声,在看到蓝忘机果然又冷了几分的脸色后立即收敛了笑意。

“蓝湛,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不是你就不行,我只要你,也爱你。”魏无羡三指指天正色道。

蓝忘机双瞳一缩,慢慢吻住了爱人的唇。

魏婴总能让他如此欢喜。

“现在可以一起去了吗?”

“嗯。”

桥头的末端有一处方桌,几对人影围着一个穿着极其艳丽的女子。那女子拿着小扇徐徐摇着,半面含笑,娇俏地说着话。

看来此处便是报名处了。

魏无羡这次因着刚才的教训没有再出言撩拨人家姑娘只客气迅速地直奔正题。

“两位郎君可是要报名?”女子瞧见面前一黑一白容貌都是极为俊俏的男子热络开口。

“嗯。麻烦姑娘了。”魏无羡点点头笑道。

“这位小郎君说的哪里话?自是不麻烦哝。”女子掩面笑了笑,递给魏无羡一块木牌。女子并没有流露太过惊讶的表情,举手投足间的自然一看便是常年接待各色情侣之人。

反倒是视线在魏无羡与蓝忘机身上来回扫了扫,低低笑道:“小郎君去那边呐,会有人接应两位的。”

魏无羡点头致谢后便拉着蓝忘机往接应处走去。

在了解规则后魏无羡有些摩拳擦掌,兴奋地喊蓝忘机快去桥的另一头准备。

“蓝湛,你说我们能牵住同一根红线吗?”魏无羡看着面前如此错杂的红线不禁有些疑道。

“自是能的。”蓝忘机淡淡回答,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那我就等着二哥哥找到我哦。”魏无羡嘴角上扬眉目含笑。

“嗯。”一如过去的十三年那般坚定。

魏无羡笑着跟蓝忘机分开后便不免对眼前的众多错杂的红线有些发楞。
怎么这么多到底该怎么选啊!魏无羡惦起脚尖想看看桥对面的情况,可也只是见得铺的盖地的红,什么也瞧不仔细。

无奈之下只好闭着眼随着心牵住一根红线。魏无羡低着头看着静静躺在掌心中的红线。
红红的,很漂亮。

线的那一头会是蓝忘机吗?

魏无羡并不知道,虽说在万千红线中能挑中同一根红线的概率是多么小,但他仍相信着蓝忘机,他说的会是那便是。魏无羡将红线系在小指上笑着往前走去。

越往桥中间走去,魏无羡心里越忐忑。触目之处皆是一对对因牵错了线而哭笑不得的情侣。

正当魏无羡走神时突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淡淡的檀香,清冷又舒心。

是蓝湛。

魏无羡也不觉的惊讶,这桥不算大两人这么快遇见也实属正常。

魏无羡顺势贴得更近些,将头埋进蓝忘机胸口眯眼笑道:“二哥哥你来了。”

“嗯。”蓝忘机将下巴抵在魏无羡头顶低低应了一声。

魏无羡寻着视线望向蓝忘机小指的红线抬手看了看自己指尖的红线摇了摇,果不其然看见蓝忘机绕上的红线也跟着摇了摇,笑意不由扩大,极其高兴地嚷道:“蓝湛!竟然真的是同一根!”

“说过的。”蓝忘机也面露喜色。

“说过什么?”魏无羡有些疑惑。

“找到你。”蓝忘机重重咬了咬字音 。

“嗯!含光君你找到我了!天呐!真是好生厉害!既然如此我就是你的人啦!”闻言魏无羡浮夸地夸赞。

“我的。”蓝忘机不容置疑地肯定。

一直都是我的。

“恭喜两位郎君哝!”艳衣女子不知何时走来恭喜道。俄而又说到:“那还请小郎君跟我来。”

魏无羡点点头与蓝忘机低语几声便跟着女子离开了。先前魏无羡已从接应处获知只要成功牵线的情侣便能自行挑选奖励因而并没有开口询问。

“小郎君真是好福气,那位郎君很喜欢你呢。”女子徐徐在前方带路开口笑道。

“我也很喜欢他。”魏无羡笑笑回答。

“哎呀!那可真是令人羡慕哝。”女子掩面打趣。

“好了。便是此处了。小郎君可不必着急。”女子在一座阁楼前停下,转身对魏无羡示意。

七.

阁楼并不大,装饰也不奢华,只有朴素的雕刻萦绕着淡淡的熏香。

魏无羡细细打量着列柜里陈列的物件,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说来着奖励也是奇怪全是不同时令的花朵配着相应的诗词倒有几分新奇。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

是桃花。

“独占三秋芳映照,风摇十里尽闻香。”

是桂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亦或是梅花。

魏无羡左挑右选终是拿起一朵走了出去。

女子瞧着魏无羡手上的花朵会心一笑,点点头便徐徐领着魏无羡往回走去。

“蓝湛!”魏无羡隔着老远兴奋地挥着手臂。

蓝忘机寻声望去看见魏无羡笑的灿烂也是微微点点头眼底漫上笑意。

近了只见魏无羡把手背在身后,颇有些神秘。

“蓝湛!你猜猜看是什么?”魏无羡道。

蓝忘机侧着头竟真的认真想了几分。

魏无羡趁着蓝忘机不注意,快速将花插在蓝忘机耳畔,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

“胡闹。”蓝忘机抬手摸了摸耳边的花微微斥责道。

“国香风递,始见殊萧艾。堪纫佩,灵均千载。”魏无羡低声吟诵。

“喜欢吗?我瞧着这诗这花配你正好。”魏无羡注视着蓝忘机眼里满是情意。

“喜欢。”

世间险恶 ,欣喜尚有一人共我度过。

春披飞絮冬行雪, 看尽千场日落。

八.

“昔有世人,恐夜半天昏,牛郎织女不见路也。遂编竹以花添以灯蕊置于水,即为巧灯。”

时已将近夜半,街上行人也接连散去,只稀稀疏疏有着几个人影。

红线桥下有一条河名为月河。相传这月河的末端连接着银河,所以少男少女们祈祷的心意便能顺着月河传达到牛郎织女耳边得以实现。

如今月河河面已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巧灯织成一条闪闪发光的丝带。每一盏都闪烁着火光,每一盏都是满满的心意。

魏无羡与蓝忘机来到今日桥会的最后一个地点静静倚着对方并排坐着眼含笑意看着这漫天星光。

“真好看。”魏无羡托着腮帮瞧着面前月河里的巧灯喃喃道。

“嗯。”蓝忘机道,清浅的眼眸也被映上点点星光。

“我们也去放巧灯好不好?”魏无羡瞧着有趣。

“好。”蓝忘机开口应许。

今日的蓝湛意外的好说话,魏无羡满意地笑了笑。

魏无羡挑了两盏兔子灯,一黑一白煞是好看。

“喏,白的归你。”魏无羡笑着将白色兔子灯递到蓝忘机手中便拿着纸开始神神秘秘写画。写罢便快速塞进黑色兔子灯里竟是丝毫没有与蓝忘机分享的打算。

蓝忘机也不多问,一笔一划工整写好祈愿对折了几番放进灯里。

一直到将巧灯放入月河后,魏无羡也不曾有开口的打算。

蓝忘机终于忍不住开口:“写了什么?”

“这个嘛——不告诉你。”
魏无羡笑的乖巧,继而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啦!蓝湛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尽管魏无羡说得十分有理,蓝忘机也绝对不会相信他是因不灵才不说的,想来是有什么其他别的原因。

但魏无羡不说,蓝忘机也不好再问只淡淡应了一声。

“蓝湛你写的什么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凑过来打探。

“不可说。”蓝忘机低着头回绝,俄而又重复了一遍“不灵不可说。”

魏无羡听着蓝忘机拿自己刚刚搪塞他的回答赌气回绝,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也没有继续追问。

有时候有些话不必开口明说,心里知晓便好。

“该回了。”蓝忘机望着漆黑的夜色道。

“好,我们回去吧。一起。”魏无羡笑着牵住蓝忘机的手往云深不知处走去。

这一牵便再也不会放手了。

问灵十三载,待一故人归。今夕为何夕,能与子执手。陈情一曲,不负相思意。
                                                                

九.

月河之上巧灯无数,唯有一黑一白两盏最为显眼。

黑曰“蓝湛”。

白名“魏婴”。

——————
题外话:果然第一次写的文是黑历史……修了也……算了……唉……

评论(8)
热度(203)
  1. 夏-天-的-冰-激-凌三更尽 转载了此文字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