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病名为爱(番外一)忘羡

医生叽×病人羡

现代慢热paro

我流ooc,人物属于香香。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喜欢】


很久以后,温情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就想问魏无羡的一个问题。

关于为何会喜欢上蓝湛。

魏无羡认真思索了一阵,最终回答道:

【还能有什么原因呢……不过是这个人,这辈子,非他不可了。】

【花】


还有几天就到情人节了,魏无羡本没有在意这些西方节日,就因着街上太多商铺都开始举办情人节活动而简单向蓝忘机提了一句,表示自己的惊讶,却没想到情人节当天玫瑰受欢迎的火爆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魏无羡第N次被告知玫瑰已卖完后,在花店门口重重叹了一口气,双眉紧蹙。

虽说他并不在意这些虚的,但为自家二哥哥买枝玫瑰表达一下爱意也未尝不可。偏偏花店的玫瑰全部告罄,连流动商贩也都卖光,这让魏无羡很是苦恼。

视线里偶然出现一抹白,魏无羡抬头寻去,竟是发现了安静待在花店角落的小雏菊,品种竟是跟原来病房里的一模一样!勾起他在当时无数酸酸甜甜的回忆,还有那一份不知蓝湛心意的紧张,现在想来也是纠结得可爱。

魏无羡轻笑出声,询问老板雏菊价钱。

老板见魏无羡眼熟,想起是刚想买玫瑰的客人,犹豫半晌才吞吞吐吐说道:“先生要送人的话,这雏菊可能不太合适。”

“为何?”魏无羡奇道。

“先生可知这雏菊花语?”老板问道。

魏无羡摇了摇头,心里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雏菊代表永无法言说的爱。”老板解释道。

“所以情人节并不太适合送雏菊……”

老板后面的话,魏无羡一句也没能听进去,满脑子都是蓝忘机的脸,温柔的将所有的寒冷都融化的这一辈子都不舍不得忘的。

魏无羡觉得自己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竟然能遇见蓝忘机这般好的人,而这般好的人是自己的。

“老板,这花我要了。”魏无羡回过神,快速结了账赶回家。

现在他只想立即见到蓝忘机,扑进他的怀里,一刻也不能再等待。

————

“蓝湛!”

蓝忘机一开门就被扑了个满怀。双手托住眼前之人的腰,轻道一句小心。

二月的天气并不温暖,仍然带着冬日的寒意。

怀里之人夹带着外出的冷气,蓝忘机赶紧将人搂进屋,免得受寒。

魏无羡笑嘻嘻地享受着蓝忘机帮他捂热双手,将怀里的花顺手放在茶几上。

蓝忘机显然也看见了,双手瞬间一愣。

魏无羡握紧蓝忘机的手,依进心爱之人的怀中。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是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所以,不要怕,不要怕对我表达心意,你的喜欢是我最大的欢喜。

蓝忘机望着魏无羡笑意盈盈的眸子,轻扬嘴角,笑了。

将怀中人儿搂得更紧了些,眼里是倾尽三生的情意。

得一人如此,何求。

————

“只是……今天玫瑰都卖完了……”魏无羡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余下的话不说蓝忘机也懂得。

“有的。”蓝忘机淡淡回答。

“什么?”

“我定了。”蓝忘机看着怀中人儿一脸惊讶的样子笑了笑,再次补充了一句:

【给你。】

【偷拍】


魏无羡趁蓝忘机出门拿快递的空档准备翻出蓝忘机的笔记本,当初出于礼貌没有偷翻后来在一起后仔细一想温情让自己转交给蓝湛,那一定有猫腻。

某人蹑手蹑脚溜进书房,颇有些做贼心虚。

不对,蓝湛又不在,自己心虚什么?

魏无羡顿时有了底气起来,从第二层抽屉里轻轻拿出蓝忘机的笔记本,小心翼翼揣进怀里,顺带关上了书房的门。

回到卧室,感到熟悉的氛围,魏无羡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心虚不止的某人悄悄拉上了窗帘,仔细计算了时间,确定蓝忘机还有好一会儿才回来后才深吸了一口气手指轻挑书页,翻开了第一页。

很平常的记录,没有什么奇怪的,魏无羡手指快速翻动,突然在一页上顿住。

一张照片静静躺在书页中间,照片上的少年睡得很安详嘴角仍挂着笑意,乖巧地闭着眼一点也看不出平日里张牙舞爪的模样,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洒在少年安睡的脸上平添几分静好,暖洋洋的很舒服,让人移不开眼。

好家伙!这可不就是自己吗!想不到蓝湛竟然偷拍他!还悄悄咪咪夹在平日常用的笔记本里,其中心思一眼便能看出来。

魏无羡将照片取出,意外发现背后还有一行字。

【求不得】

落笔竟是罕见的虚浮,全失往日的利落遒劲。

眼里漫上一层湿意,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他无法想象蓝忘机当初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求,就这样默默对自己好……内心会有多么煎熬!

可是蓝湛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将心完完整整呈现在他面前,任他惜也罢踩也好,没有半句怨言。

当初自己还傻乎乎以为蓝湛不喜欢自己,他真是蠢到家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情意,为什么他就看不出来呢?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可真是瞎啊……

魏无羡发现自己爱蓝忘机爱的还不够,怎么都不够,蓝湛这个人值得最深最好的爱,这些他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陪伴。

魏无羡低垂眼眉,在后面又添了一行小字。

【自投网】

是他甘愿自投罗网,所以不必求。

*

看时间,蓝湛也差不多快要回来了,魏无羡小心将笔记本放了回去。他很好奇蓝湛看到这行字时的表情,想必他家容易害羞的蓝大医生定是会羞得耳根绯红吧?真真是可爱得紧,让他爱极。

不过现在他只想在蓝忘机回来时,扑进他的怀里使劲吧唧一口,再将人拐进卧室关上门好好深入交流一下感情❤

【妃妃茉莉】


江澄很喜欢小狗,特别是小奶狗,尽管取出的名字让人不敢恭维,但本人却是十分满意。

依魏无羡的话说,这叫不要对象只爱狗,活该没有女朋友。

欠揍!

江澄抱狗一吓,魏无羡也就老实了,蹲在角落哆嗦,可怜的模样让江澄不免感到一丝愧疚。

……个屁!

从那以后,他就没有狗了,最爱的妃妃茉莉全被父亲送了人,之后的日子竟是连狗都不能抱一下,不然以魏无羡那狗鼻子一嗅,就会立即被发现,然后免不了被一顿说教。

明明那么怕狗,却是有一只如狗一般灵敏的鼻子作甚?江澄想不明白,要不是十几年的兄弟交情,他真的想养狗……

妃妃茉莉多好啊……毛摸着又柔又顺,冬天抱住还暖和,摇着尾巴乖巧的模样真真是可爱至极。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江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魏无羡有了对象,搬去跟对象腻歪不会再阻止他养狗了,只是这个对象,江澄并不想发表评价,现在他还在慢慢适应跟自己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兄弟喜欢男人的事实。

好歹现在终于可以再次养狗了,这点值得庆祝。江澄撸着昨天新抱养的小奶狗躺在沙发上,一脸惬意,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得到了实现,有狗的感觉就是棒!

当江澄偶然在街上看见魏无羡因着一只小狗飞快扑进蓝忘机怀里,八爪鱼一般缠着,偏生蓝忘机还搂的紧紧的,一脸宠溺,两人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简直辣瞎了他的眼睛后,他突然不想养狗了。

怀里的小奶狗汪汪叫了两声,带着幼嫩的鼻音,萌得心都要化了。江澄长叹一口气,揉了两把,放弃了刚坚持不到两秒的打算。

对象有什么好的?他只要有狗就够了!哼!

【枇杷】


蓝忘机给的枇杷是从医院草地的那棵枇杷树上摘的,当魏无羡听说后一脸不可置信,没想到医院的那棵枇杷树竟是可食用型枇杷。

枇杷皮薄肉厚是市场上已经极为稀少的老品种,难怪如此可口。

更不可置信的是这棵枇杷树竟然蓝忘机母亲亲手栽的。

蓝夫人是个怎样的人,外界很少知晓,所知道也不过是蓝大院长当初排除众意娶了她,之后也是深居简出,在公共场合极少露面,再后来就是蓝夫人重病住院的消息。

但从蓝忘机的谈诉里魏无羡了解到蓝夫人其实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一个人,敢爱敢恨,肆意洒脱,有些地方跟他特别相像。

但是,蓝忘机陪在自己母亲身边的时间并不长,因为重病的原因每周只能见上几次,每次时间也不算长。

蓝忘机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并不该哭闹,听话的孩子才会惹人喜欢。那时候母亲总会笑着摸着他的头微摇头道他太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情感,总是将事情藏在心底默默承受,这样不好,她的小阿湛会吃亏的。

蓝忘机那时候不懂,后来也不太懂,只是自打母亲去世后便更加沉默了。

一直到遇见魏无羡。

他的那颗心才重新活了起来,喜怒哀乐有人与他一起分享,而他差一点就失去了他的魏婴。

那一刻他瞬间懂得了母亲多年前的叹息,也许母亲说的是对的,他太沉默了些,差一点就错失毕生所爱。

“蓝湛……”魏无羡拉过蓝忘机的手,放在枇杷树上。

“以前你跟我说,自从阿姨去世以后,这里的枇杷就不甜了。”

魏无羡从枝头摘下一个枇杷,小心剥下细薄的皮露出内里金黄的果肉咬了一口,然后快速吻住蓝忘机的唇,撬开牙关,将果肉渡了过去,两舌交缠,缠绵半天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现在甜了么?”魏无羡被吻得有些缺氧,微喘着气道。

“很甜,不苦。”蓝忘机点了点头。

有你在,都是甜的,不苦也不酸。

闻言魏无羡笑得更欢了,将自己的手也按上树干。

“蓝阿姨,蓝湛这个人他特别好,我也特别喜欢他。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他的,请您放心。”魏无羡注视着枇杷树凝重出声。

“蓝湛,你有什么都可以跟我说,不要怕。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你也不需要懂事听话,我喜欢的只是你。”魏无羡对上蓝忘机清浅的双眸轻声道。

我喜欢你,不是为的别的,只是那个人是你而已,不必再规束自己,将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在我的眼前,你的一切我都接受,喜欢你,爱你,心悦你,如此种种都是你。

“魏婴。”蓝忘机亲啄了一口恋人的额头。

“?”

“该叫妈。”

蓝大医生看见自家可爱得一脸迷糊的小猫咪笑了。

【温宁】


温情有个弟弟,叫温宁。正巧请温情吃饭,魏无羡顺便一起请了温宁。

“那个…魏先生……”温宁盯了盯蓝忘机发冷的脸色,弱弱开口。

“什么事?”魏无羡吃了一口蓝忘机剥的虾问道。

在蓝忘机又一道凉飕飕的目光压视下,温宁顶着寒气开口:“没……没事。”

温情看了自家不争气的弟弟一眼,气得戳爆了一只虾的脑袋。

不就是刚开始时魏无羡对着温宁多瞧了几眼,多说了几句话而已吗?就变成了如今这副场面。

偏生魏无羡还不知,依然神采奕奕地找温宁聊天,倒是冷落了一旁的蓝大医生。

蓝忘机也不说话就一直剥虾壳,一只接着一只,冷气飕飕外放,温情早已察觉,使劲捏了自家迟钝还不停回应的弟弟一把,咳嗽了一声,温宁也就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便埋头吃虾少说话了。

当碗里堆的虾肉已经像小山一般高时,魏无羡终于后知后觉意识到哪里不对,瞥见蓝忘机并不好看的脸色时,顿时明白原来是自家二哥哥吃味了。

魏无羡凑近蓝忘机耳畔悄声道:“蓝医生,吃醋啦?”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不应。

看来还真是了,自己不过是看温宁生得温顺,跟温晁大有不同,不由微微好奇,为何跋扈的温家还能养出这种老实敦厚的人来,便多聊了几句,没想到惹得自家二哥哥不高兴了。

“哎!蓝二哥哥你别生气,羡羡知道错了。”魏无羡赶紧认错,不然蓝忘机生气起来自己的腰并不好过。

蓝忘机瞧见眼前之人一脸乖巧认错的可爱模样心软了几分但仍还是有一丝不悦。

“蓝湛,我最喜欢你,这辈子只有你,不是你就不行。”魏无羡深呼一口气,道。

蓝忘机耳根漫上红霞,双手紧握,对恋人这般突如其来炽热的表白有些措手不及。

魏无羡覆上蓝忘机紧握的手,缓缓将其舒展开,指尖在蓝忘机手心上一下一下划圈圈,撩拨到骨子里。

蓝忘机为何会不安他是知晓的,不知为何他的蓝二哥哥总会担心,明明他就在啊,哪里也没去,每一次拥抱,接吻甚至是天天,魏无羡都能感受到蓝忘机的用力,任凭他怎么求饶都会被更大力地贯穿,从尾椎顺着脊椎往上一直烫到脑海里,像是最后一次般狂乱。他微有些承受不住本该坚决喊停的,身体却是用尽一切招数与之纠缠,不知餍足地吸附不放,一遍遍回应着蓝忘机,告诉他自己在这里,没有离开,是鲜活的也是欢喜的。

后果就是在床上躺上好久,但是他愿意的,无论是以前的事还是因为差一点错过让他的蓝二哥哥如此敏感不安,他都愿意将自己的爱意表达出来,说羞也罢俗也好,喜欢就是喜欢,说再多的情话也是心甘情愿。别看他家蓝大医生每次都是红着耳垂,但心里却是欢喜得不得了的。

蓝忘机望见魏无羡眼里的了然捉住其不断撩拨的指尖,轻轻捏了两下。尽是不言的情意。

“咳咳咳咳咳!”温情猛的咳嗽了几声。

“姐,你怎么了?”温宁奇怪道。

温情白了自家不开窍的弟弟一眼,用眼神质问魏无羡到底是请她吃饭还是来塞狗粮的?

魏无羡投去抱歉的一眼,跟自家二哥哥在一起总会不知不觉地腻歪,温情没暴走也实属不易了,毕竟听说大龄剩女的脾气都不太好。

当然这句话没有当着温情的面说出来。

温情扒了一口饭,瞪了他一眼,倒也没在过多计较,他们俩好不容易在一起她也是很高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是最好的事了。

“看什么看!低头吃你的饭!”温情对着自家还处于懵懂状态的还一直好奇注视的弟弟嗔道。

“……哦。”

评论
热度(295)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