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汪叽兔与wifi兔的二三事》

外篇。跟正文无关。虽然正文也是临时想到什么写什么,但是跟睡觉的后篇对不上,所以单独提出来。


wifi兔生病了,有点小发烧,整只兔无精打采的,两只耳朵恹恹地低垂在两侧,一反平日的闹腾,安静得过分。汪叽兔对于今天没有被wifi兔蹭蹭感到有些不习惯,决定去wifi兔的小屋看看它在干什么。


汪叽兔将爪子按在小门上碰了碰,发出有兔来访的声响。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汪叽兔静等了一阵,最终轻轻推开门,探了进去。

小屋深处缩了一团小黑球,绒毛随着呼吸起伏着,很是可怜。汪叽兔抬起爪子轻轻放在了黑球上。黑球很明显地颤动了两下,两只藏着的耳朵露了出来,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欢迎汪叽兔的来访。平日里可爱的举动在如今病重的情况下再现,惹得汪叽兔心疼不已。汪叽兔轻轻抬起爪子按在了wifi兔的额头上。绒毛被压凹了进去,软软的,有点烫。看来是发烧了啊。汪叽兔揉了揉wifi兔额前的绒毛,神情严肃。

wifi兔抬头蹭蹭汪叽兔的爪子,眯起眼发出了舒服的哼唧声。汪叽兔的体温有些低,凉凉的,让wifi兔很是依恋。

wifi兔平日里那双神采奕奕的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也失了光彩,萦绕着水雾,委屈巴巴。

“嘤”(不知道兔子能不能嘤,假装能嘤好了……)wifi兔趁机博取汪叽兔的心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不停地装可怜,虽然也的确是很可怜了。

汪叽兔当然受不住它这副可怜样,又亲又抱软了神色举高高了好久,wifi兔的小得意藏也藏不住,但看其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们的汪叽兔也没跟它多过计较啦。


兔医开了药,药混在食物里苦苦的,wifi兔一点也不想吃。兔医还说什么忌辣忌冷,气得wifi兔小可爱差点没忍住蹦起三尺表示抗议。生病了不舒服也就算了,竟然要夺它的粮!

绝对!不能忍!当然,wifi兔小可爱的怨念并没有能改变什么,自从生病后,所有的零食全部被禁止,每天面对的是混了感冒药的青菜。

青……菜……

wifi兔很有骨气地推开了面前的青菜,一脸壮士断腕的悲壮。然后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wifi兔觉得很丢兔脸,羞愧地将爪子举起遮住脸。汪叽兔对于wifi兔这种不听医嘱的淘气行为很是担心,亲自上门监督其吃菜(药)。隔了几天,wifi兔的感冒就全好啦,又开始活蹦乱跳,随带还拐回来只兔夫君。兔夫君是谁呢?当然是我们负责监督的汪叽兔啦。至于怎么拐到手的,wifi兔表示无可奉告。小淘气wifi兔才不会说是撒娇打滚,小心机地求喂药求抱抱坑蒙拐骗成功的呢。虽然,汪叽兔本来就很喜欢它就是了w


——

写完被自己雷到,因为感冒的缘故就突发奇想地想甜甜自己(-ι_- )然后写完发现,自己写了个什么鬼啊啊啊○| ̄|_

评论(13)
热度(170)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