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落梅》忘羡

《落梅》

婚后原著向日常。人物属于秀秀,ooc是我的。

-----------------------------

昨日夜里落了一场雪。清晨醒来许是雪已停歇的缘故,不算太冷,也算不上温暖。姑苏的早春,没有云梦来的暖,但这些年早已习惯这样的气候,魏无羡觉得姑苏的早春其实也是极好看的,以前在这里求学时怎么就没发现呢。想来是成天忙着翻墙违禁打山鸡,倒是忘了欣赏这一番美景,也还差一个肯陪他赏雪后红梅的人。不过现在,两者可都有了。

蓝忘机不知道一大清早自家道侣就在被窝里傻笑什么,见看他笑得开心,眼神也渐渐柔和下来,漾出一汪暖意。待半亲半抱间,替魏无羡更衣完毕,已是巳时末。

魏无羡春日里很是犯倦,也不爱动,就喜欢懒散着身子趴在床头朦胧着眼双手托腮歪着头看蓝忘机在一旁批注。迷糊的小可爱样让自家含光君心里爱得不行,虽说脸上未显露,那嘴角上扬的弧度是藏也藏不住的。只是有时候就这样看着看着一不小心就会又睡去了,蓝忘机每次都不得不把案几搬到床榻上,盘腿端坐,好接住自家道侣因迷迷糊糊睡去而下垂的头。这时魏无羡总会将脸自觉地往蓝忘机手心里蹭,眼睛也不睁动作颇为娴熟地往蓝忘机怀里倒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熟练至极。蓝忘机向来对怀里的人儿没有任何抗力,替其掖好被子任他八爪鱼似的缠住。

先不谈期间被某人偷亲多少次,魏无羡缠一会就老实了,就借着自家二哥哥的腿枕着,微阖眼小憩,安静地陪着自家含光君批注。有时候魏无羡会偷偷看几眼小辈们的作业,字都不错,比他当年不知好了多少倍,规规矩矩的工整得很,哪像他当年像画符一样几笔了事。蓝忘机会把批注过的分成两叠分类,魏无羡随手拿过一本翻阅,随口问[需要重写?]蓝忘机嗯了一声。魏无羡稍稍翻了几页,字迹是有些浮躁但不至于要重写,心下暗啧现在的学习真是越发严格了,要说他当年不知要重写多少遍,估计是次次重写的份。随即魏无羡想到什么往事,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蓝忘机,正好与蓝忘机的目光在半空交织。

[看我作甚?好看?]魏无羡道。[好看。]蓝忘机如实答。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就笑倒在自家道侣怀里,完全清醒了过来。

“我说,蓝湛啊。当年我写成那样子你怎么都不叫我重写?重写的话就可以在藏书阁多陪你待一阵了。”魏无羡语气颇有些遗憾。

蓝忘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愿意?”魏无羡摸着下巴思忖年少的自己当真是不会愿意,给面子抄一遍就不错了,竟然还要重抄,开什么玩笑?打死他也不会干。

“唉。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你喜欢我,怎么会知道清心雅正含光君想要我多陪呢。”魏无羡托着腮望着蓝忘机眼睛直眨。

“当年,你要是亲口说喜欢我,想跟我待在一起,想我多多陪你,那我一定慢慢抄,抄一年都没问题。”魏无羡戳了一下蓝忘机的心口,笑道。

蓝忘机截住了那只作怪的手指,将魏无羡的手掌覆在心口处。

铿锵有力的心跳透过手指清晰传达,魏无羡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

“现在说了。”

“哈哈哈哈!哪呢?我怎么没听见?”魏无羡装作不懂。

“喜欢你,心悦你,想你......”蓝忘机将人拉近咬耳朵。

“欸,成了成了别说了,我知道的....”魏无羡被耳边的热气撩得心痒,面对蓝忘机这般直白的表白,有些受不住。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这情话听得,还是会心跳加速得不行。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家二哥哥说情话越来越顺口了,自己反而没年少时的那般没羞没躁了。

魏无羡把这一切归结为岁月不饶人,其实哪里是什么岁月呢,只是蓝忘机以前不爱说罢了,在一起后变了许多,也柔和了很多,魏无羡觉得这样挺好的。蓝湛啊以前就是太闷了,有什么还是说出来的好,前提是说情话前先打声招呼,不然他心里的小鹿啊快超速行驶了。

闹够了亲够了,魏无羡洗漱完毕,将早膳速速解决就随蓝忘机出门寻梅。

大地一片白茫,偶尔跳跃出几点绿色跟几朵不知名的野花,点辍出早春的色彩。

两人皆身雪白,与四处的景融为一体,难以分辨。

魏无羡的斗篷本来是火红色,在雪地里仅为显眼,像一团火焰,蓝忘机一眼便能看见。只是前段日子,到了冬衣修缝的时间,蓝忘机思忖着将上次夜猎得来的狐狸毛添上再做厚实些,暖和。

魏无羡倒是没什么要求,甚至只想穿了外袍就直接出门,可蓝忘机总是会怕他着凉,想方设法地替他保暖。

制作还需些时日,魏无羡就找蓝忘机的穿上,反正自家二哥哥有多的,稍微改一改便还算合身,至于为什么不穿自己的,魏无羡表示就有机会为何不蹭,对此蓝忘机也没有多说什么,轻柔地替他系上。

雪后红梅,是造物主的恩赐。

红梅迎雪初绽,施施然舒展重瓣,露出微黄的花蕊。未融的雪压在枝杈,枝头,瓣上,落了一地的红。

红白交织,煞是动人。

魏无羡向蓝忘机挑眉示意,蓝忘机右手揽着他的腰微微一使劲就将人放在枝杈上,左手先行拂落枝杈上的积雪。

魏无羡满意地亲了一口自家含光君的鼻尖,由着角度的关系,魏无羡不得不微微低头,而蓝忘机则需要轻微仰头,倒是有几分新奇。

自从重生以后,身高的差距让魏无羡每次亲昵都不得不仰头,前世哪有这么“憋屈”过。

魏无羡得了趣,又往蓝忘机额角,睫毛,鼻梁依次啄了下去,魏无羡尤其喜欢轻吻蓝忘机的睫毛,唇瓣上传来阵阵的抖动,无一不暴露着自家二哥哥的心思。

呼出的热气扑腾在双方脸上,化作白雾飘浮在雪地上,萦绕不去。

魏无羡停止了嬉闹,拈过一朵红梅,道:“好看吗?”

“好看。”蓝忘机道。

被蓝忘机直直盯住,明明在说花,魏无羡竟错生出一种说他的奇妙感,当下心跳漏了一拍。

“蓝湛,你说的是谁好看?”魏无羡指了指花又指了指自己。

“你。”蓝忘机不假思索。

“你欸....真是....”被蓝忘机这样直白地说出,魏无羡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最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满枝的雪随着晃动簌簌抖落,在树底堆了厚厚一层。

蓝忘机担心他会笑倒在树上,又走近了一点。

“蓝湛,来,靠近一点。”魏无羡好不容易止了笑,对蓝忘机微微招手。

“欸,再近一点。”魏无羡再次道,像是有什么秘密要悄声说。

蓝忘机依言又近了一步,这下完全是抬头低头便能碰到的距离了。

魏无羡神神秘秘地让蓝忘机将耳附来,趁机舔了一口,甜的。

“你更好看。”

 

                                                                                                        -ed

--------------------------------

大夏天写落雪什么的()感觉自己emmmm

评论(18)
热度(320)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