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忘羡】《浅笺》


一个非常无聊的原著早恋(。
整理归档。

————

01

魏无羨发现蓝忘机这个人生活作息规律得简直令人发指,从来不与他人嬉闹,竟是连话都不愿多言,安静得像座白玉石雕。要不是上次蓝忘机开口说了一句“借过”,魏无羨都快以为蓝忘机是个哑巴了。这么好看的人儿是个哑巴倒是可惜了,不过也比哑巴好不到哪里去。魏无羨在第八次打招呼碰壁后啧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不近人情的人呢?小小年纪老气横秋的,像个小古板。

啧,实在无趣!

说着无趣,魏无羨次次碰壁后偏还要去跟蓝忘机套近乎,江澄说他是自找没趣,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丢人现眼!可魏无羨向来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丝毫不在意蓝忘机的冷颜霜色,反而是蓝忘机越冷淡越来劲。江澄骂他有病,魏无羡也觉得自己的确有些不对劲,可他就是喜欢逗弄蓝忘机,想看他脸上浮现出其他的表情。这么好看的人儿笑起来会是什么光景呢?想必是那春日里满山灼灼桃花也不上半分。

魏无羨立起书挡住蓝启仁的视线,拖着腮斜侧身歪着脑袋正大光明偷看蓝忘机。蓝湛怎么能这般好看呢,就连云梦最漂亮的仙子都还要逊色几分。眉宇间疏离的冷漠,清浅的琉璃眸底,月白的姑苏校服,云纹绣底,一层不染,俊雅至极。

蓝忘机似有所察觉,微微侧头往魏无羡所坐之处投去冷淡的一眼,魏无羡嘴角上翘,轻对口型做个好几个小动作,挤眉弄眼的模样颇有几分轻浮。见状蓝忘机没有回应,眉头微皱,碍于上课不好斥责,冷着一张脸警示,便重新端坐。魏无羡自是不会在意,不着痕迹地又瞥了蓝忘机好几眼,指尖灵活地转着笔,嘴角含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魏无羡趁蓝启仁转身的功夫,手腕轻翻。“啪”,一个纸团准确无误地砸在蓝忘机脚边,在蓝忘机投来疑问的目光时,魏无羡咧嘴一笑,少年眉眼弯弯,眼里的笑意像是漫天星辰,流光溢彩。蓝忘机竟是微愣了好几秒才转过头继续听学,没有给纸团投去一分一毫的注意力。

魏无羨不禁撇了撇嘴,有些失望,难不成蓝湛这人就一点都不好奇?怎么可能!他不信!

事实证明,真的可能,从接到纸团到下课,蓝忘机完全没有要打开纸团的倾向。魏无羨惊了,一节课心不在焉在蓝忘机身上打着转,灼热地像是要将人看出两个窟窿来。蓝忘机倒也是端得安稳,任凭魏无羡怎样闹腾,都不肯再给予他多余的注意力,正襟危坐专注于听课。

魏无羡不禁自讨没趣,悻悻摸了摸鼻子继续打盹。

好不容易等蓝启仁絮絮叨叨的说教完,魏无羡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才重新活了过来,正待叫上江澄他们一起出去浪,突然想起上课时扔给蓝忘机的小纸团。既然蓝忘机不要,那他捡回来扔掉好了,省的麻烦。

魏无羡往蓝忘机座位上一瞧,发现人已经走了。奇怪,平日也没见蓝湛走得这般快啊。难不成真被自己看烦了……?

魏无羡心里腹诽,左右看了几圈也没见着自己刚扔的纸团。

???

怎么回事?真是奇也怪哉,纸团会长翅膀飞走不成?不待魏无羡多想,就被一群世家子弟拉着推着往外走去,闹着嚷着要去后山烤肉。

纸团悬案,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02

蓝忘机轻运灵力,几个转回抵到了自己的房间,转身关上房门,轻呼了一口气。挪步到桌案坐下,闭目养神,微颤的睫毛泄露出波动的心绪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放在双膝上的手指几度收紧,最终平摊开来,掌心处赫然静躺着一张纸条,揉得有些皱了,细碎的折痕爬满整张稿纸,蓝忘机目光微烁,表情淡淡却是再次将其轻柔地轻捋展平。

飞扬落拓的字迹倒是像极那人的作风,不过寥寥数字,一眼便能看完,蓝忘机却是静静看了好一阵,垂着眼帘,没有言语。

没由来的,蓝忘机眼前突然浮现出魏无羡那张眼角微扬,眉目含笑的脸跟纸末处画的傻乎乎的笑脸重合在一起,让他耳垂发烫,耳根嫣红。

良久,蓝忘机才敛了心绪自语低道了一句“无聊”。

评论(8)
热度(218)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