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忘羡】

《山雨》
原著向早恋。巨ooc。
在我心里,他们永远这般好❤

——

透过层层遮掩的兰草,一道人影安静地浸泡在泉水中央,露出白皙的后背,腰身没有一丝赘肉优美而有力,由泼墨的发松散着遮挡,若隐若现。
不待魏无羡瞧个仔细,就见一道蓝色剑芒夹杂着冰寒之气裂空而下。魏无羡赶紧抽出随便一挡,红色的剑芒与蓝色的剑芒交错,电光火石间消散个没影。由于始料未及,魏无羡还是被逼得退后了半步。
“魏婴……?!”蓝湛瞥见那道独有的剑芒心下一惊,想收回剑气亦是太迟。
“是我。”魏无羡将随便一把回鞘。
“抱歉。”蓝忘机快速游到岸边,紧张到声音都有些打颤,在确定魏无羡无事后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紧张的神色不免暗自发笑,心中的郁结也疏解了几分。
魏无羡蹲下摸了一把蓝忘机带着湿气的脸,手感极好,不由又多捏了几下,笑道:“道什么歉啊?我又不是毫无抵抗之力,再说了本来也是我不打声招呼就进来了,现在反倒成你的错了?”
蓝忘机捉住魏无羡摸来摸去揩油的手,少年的手指拂过睫毛,直痒到蓝忘机心窝里去。
无论如何,都不该出手伤他。一想到放在心尖上疼的人差点被自己所伤,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揪住一样窒息。
魏无羡见蓝忘机垂着眸子不说话,便知晓他的二哥哥是跟自己生闷气,捧起蓝忘机的脸,硬是与之对视,道:“真的没事啦,蓝湛你还信不过我吗?好歹我也是跟你旗鼓相当啊,哪能这么轻易就受伤的。”说罢趁其不备迅速在蓝忘机如玉的脸上亲了一口,心满意足地继续道:
“我俩又不是没打过,上次记得吗?上次我带酒爬墙那次。哇,当时你可凶啦!硬要我把脚收回去,我一只脚迈进来了哪有收回去的理?你还叫我去看山前的规训石,说真的,这么多谁去看啊?禁酒那我就在墙上喝,自然算不上违禁,结果当时你就很生气地拔剑攻过来了,我只好拔剑跟你对打,难分上下,只可惜了那一坛天子笑,被你一剑劈碎,喝不成了。现在想起你可得赔我。”
蓝忘机看着眼前歪理说得义正言辞的某人,眼里浮现出一丝笑意,却还是道:“云深不知处禁酒。”
“没关系,我们出去喝就不算违禁了吧?”魏无羡摆了摆手。
“……”
魏无羡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直奔主题。
“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魏无羡紧张地伸手查看蓝忘机的情况。
“无事。不过是……一点小问题。”蓝忘机顿了几秒,道。
“什么是小问题?小问题你还在这里泡冷泉?欸,你体温怎么有些烫啊?”魏无羡一连发了好几个问,手在蓝忘机身上探来探去想知道到底是哪受伤了。
少年的指腹滑过肌肤,侧颈、锁骨、肩胛、胸膛、腰身……温软的触感激得蓝忘机心神一颤。
“别……摸了!”蓝忘机咬着牙沉声道,往后游出一段距离。
魏无羡被蓝忘机的反应一惊,收回了落空的手。
面色潮红,声色不稳,呼吸紊乱,再加上夜猎,受伤,冷泉,所有的线索串了起来,拼出了魏无羡想知道的答案。
“蓝湛你……中药了?”魏无羡错愕道。
“……嗯。”事已至此,蓝忘机也不好再隐瞒。
魏无羡稍稍松了口气,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就好,只是关于中药一事,也不知是蓝湛是羞于启齿才不提还是因为……魏无羡不敢往下想,也不想往下想,只要不是他预想的那样就好……
“怎么不来找我帮忙?你还怕我不愿意不成?”魏无羡装作随口道。
蓝忘机摇摇头,只道[无甚大碍,调息便是。]
魏无羡才不信蓝忘机说的无甚大碍,无甚大碍会要冷泉来压制?
自家二哥哥是什么定力他最清楚,是他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八爪鱼似的缠上其身,也能忍住不把他就地正法的。是男人这也能忍?魏无羡惊了,每一次诱惑都以失败都告终……魏无羡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魅力……眼神到位,动作到位,语言也到位,按理说不应该啊,不就是眼角含春,紧贴在蓝忘机身上,指腹在其胸膛上划圈,并在其耳边轻轻呼气,轻笑着问[想不想……肏我?]魏无羡觉得自己每一点都很到位,可是蓝忘机每次都是点到为止,无论他怎么浪,都绝不越雷池半步。魏无羡觉得一定是书上画的不对,也不知聂怀桑从哪弄回来的珍藏,再也不信书上写的玩意了!
要说他与蓝忘机在一起不过才几个月的时日,他向来不知什么羞臊,喜欢一个人当然是喜欢他的全部,也愿意献出自己的全部,至于男子龙阳之事,一想到对象是蓝湛,魏无羡很自然地就接受了,况且他这辈子都认定蓝湛了,不是蓝湛就不行,不跟他家二哥哥做还能跟谁做呢?再者情爱之事,人之本欲,跟喜欢的人做舒服的事又有何害羞的呢。
所以,魏无羡早就打算将自己交给蓝忘机,也夹杂着一点小私心。说上去很俗,不过就是心里不踏实罢了,都是少年心性,一来二去又没有个什么信物,等他回云梦了,要是蓝湛不要他了怎么办啊,从表露心意到在一起,不过短短数月,至今魏无羡都仍觉得美好得不真实,像踩着云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实质感。蓝忘机的为人,他最是清楚不过,可是还是忍不住会小小的不确定……这种患得患失的矫情劲,变得都不像他了。难道这就是江澄说的恋爱后遗症?魏无羡一直觉得是江澄找不到对象酸的,如今看来还是有几分道理。啧,这种憋屈感简直要命!他总不能说是没有确定实质关系,心里不安吧。毕竟对于亲密事最过的仅停留在手跟嘴上罢了。
有几次险些擦枪走火,但都被蓝忘机及时制止,一把推开还沉浸在情欲中的少年,脸色潮红地替他覆好衣服后就急急奔往冷泉。好定力,真能忍。魏无羡长叹一声,认命地穿好衣服等蓝忘机清心回来再腻歪一阵,就窝在自家二哥哥怀里蹭蹭,熄灯睡觉去。至于江澄那边,反正他夜不归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多一次也没什么。
想归想,就算真的做了,如若是蓝忘机真想反悔,他也不会以清白来要挟。喜欢便是喜欢,是他心甘情愿做的,还能当砝码赖上蓝忘机不成?本来就你情我愿的事,又不是什么姑娘家,
何谈负责不负责。只是依蓝忘机的性子,如若他这样提了,必然会负责到底的。但是他不想蓝湛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负责,不带一丝感情。
思绪越飘越远,魏无羡的心也越来越烦躁。想这么多干什么?只要现在的蓝湛是喜欢他的就好,其他的以后再说便是。
“蓝湛。”魏无羡正色道。
“我在。”蓝忘机重新游了过来。
“可有用灵力压制?”魏无羡探了探蓝忘机的脉象。
“嗯。”蓝忘机道,剩下半句并未出口。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是遇上什么了吗?”魏无羡摸了摸蓝忘机沾着水汽的脸颊,满是心疼。
“……魏婴,我没事。”蓝忘机没有回答,另道。



暮西镇。

“兄长。”蓝忘机神色微凝。
“忘机,你也察觉到了?”蓝曦臣收了平日的温和的笑容,神色微肃。
“前方,有妖气。”蓝忘机确定道。
此地太过安静。谨需多加小心。蓝曦臣望向街巷深处,悄声运转灵力。
蓝忘机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兄弟两人都凝神屏息顺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妖气寻去。
忽然,一阵强劲的劲风迎面袭来,直逼命门,蓝忘机瞳孔微缩,侧身一闪,躲过这一击。出手太过狠辣,蓝忘机面色一冷,避尘的寒冰之气毫不留情地往那处攻去。
“哎呀呀,好凶狠的小公子,对奴家竟下这般狠手呀。”阴影深处传来一声娇笑。
蓝忘机面色更冷,提剑攻去,冰寒光芒一闪而过,灵力惊人。
“唔……”阴影处闪出一道倩影,浓郁的花香四散开来。
“啧,好狠的小公子。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蓝曦臣道:“忘机!小心香气!”
蓝忘机立即封了嗅觉,转身跳开到另一端的屋檐上。
“啧!坏奴家好事……”花妖对着蓝曦臣娇嗔了一声,唇边笑意森然。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下次再陪两位公子玩呵~”花妖足尖轻点,闪身暴退。
那花妖颇为诡异,凌空而退,消失得不见一点踪影,蓝曦臣只得封锁了方圆十里,也未能发现花妖踪迹。
蓝忘机道:“兄长,灵识已标记,不必担心。”
蓝曦臣道:“如此甚好。忘机,可有哪里不适?”
“一切……唔!”蓝忘机止了音,面色奇怪。
“忘机!”蓝曦臣搭上蓝忘机的脉搏,静静凝神探查,眉头微微舒展忽而又紧皱,欲言又止。
“那香气果然有问题,竟是可以直透皮肤,注入血液。”
蓝忘机面色一沉:“是毒。”
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掩面咳嗽了一声:“无碍,不是什么剧毒。只不过忘机你可能要去冷泉了。”


魏无羡皱眉:“如此说来,便是那花妖的媚毒。”
蓝忘机:“嗯。过一阵便好。”
魏无羡眉头一挑,装作不经意道:“那你何时回来的。”
蓝忘机:“巳时。”
现在是未时,按照蓝湛回来便入冷泉的时间的算,已经过了大概四个时辰。
魏无羡暗自心惊,这冷泉的效用他自是知晓,竟是待了四个时辰还未解去药效,若他不来,蓝湛到底要打算在这如此冰冷的泉中待到何时?!魏无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下有点微微难过。
魏无羡微怒道:“蓝湛,是不是你宁愿在这池中待上几天几夜,也不肯找我?”
蓝忘机垂下眼帘,不答。
魏无羡怒极反笑,站起身退后了两步:“好,好,好。蓝二公子根本就不需要我这个人,是我自作多情。”
蓝忘机猛地站起身,一把拉住魏无羡的小臂,急道:“魏婴!我并无此意!”
魏无羡唇角含笑,眼里却是一片灰暗,甩开蓝忘机的手,自嘲道:“是我自己有意。蓝湛,我问你,跟我在一起以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蓝忘机呼吸一滞,为何魏婴要如此问?他怎可能不喜欢!
魏无羡继续自顾自道:“如果蓝二公子觉得做过那些事便要负责的话,那大可不必,我魏无羡不是亲了便要负责的人。你若无意,大可直说,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绝对不会因此纠缠不放。”
说得多潇洒啊,不在意,没关系,分手了还是朋友……眼泪却不争气地喷涌而出,怎么可能都当做没发生!蓝忘机眼底浅浅的笑,深藏的不尽情意,还会不禁逗而微微红了两颊,目光望过来时,眼底万里冰川都顷刻消融,柔成一汪春水,眼里唯剩下一个他,其他万物再入不了眼。那些一起说过的话,一起做过的事还有一起幻想过的未来,怎可说放就放!
魏无羡不知道还会不会遇见另一个人,但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比蓝湛更让他欢喜,再也没有了……
蓝忘机手足无措地替魏无羡拭泪,心疼得不行。
“魏婴……”
魏无羡这次没有拂开他的手,努力克制住眼泪,不想如此狼狈。
“……我没事。”
这么久以来,他从来不敢想蓝忘机是喜欢他还是因为当初那个意外的吻而选择跟他在一起,也是,姑苏蓝氏世代雅正,君子行径,向来不占人便宜。蓝湛这般好的一个人,定是觉得过意不去,才跟他在一起的,是他自作多情,去奢想其他的东西。
蓝忘机也不顾什么仪态,随意披上外衫便一跃出水,捧着魏无羡泪迹未干的脸,虔诚一吻。将眼尾的泪珠一一啄去,两额相抵。
魏无羡微微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后也就安静下来,任蓝忘机顺毛。
魏无羡赌气道:“唔……你干什么……”
蓝忘机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砰砰砰的是少年炽热的心,加速跳动只因为眼前人。
心悦之人,命定之人,爱之入骨之人,这辈子都只会是一人。
魏无羡的手颤了两颤,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蓝忘机的情意他怎会不知,是他一时火起,想得过于极端了。
少年的心事永远都是酸酸甜甜的,有着对未来的迷茫,有着对感情的患得患失,魏无羡笑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就因为蓝湛不肯要他,他就开始怀疑蓝湛对他的感情。
“蓝湛……”
千言万语皆化作一个吻,融进彼此血肉里,不需要什么柔情蜜语,有的只有两颗最挚诚的心。
“魏婴,我……”
“嘘……我知道。”魏无羡食指轻封蓝忘机的唇,眼里含笑。
他的蓝二哥哥,是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后,才肯舍得要他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

皮皮羡:“……蓝湛,你……顶到我了……”
羞羞叽:“……魏婴……你不要再动了!”
皮皮羡:“……哦。”

——

很久以前就打算写的东西,因为黑子喷忘羡只会打炮,当时真的非常生气。这完全是对忘羡的诋毁与不尊重,所以就才写下这篇,你叽跟你羡绝不是只会上床( '-' )ノ)`-' )

下面是沙雕讨论过程(。

四月份的某节体育课。
我咬着加餐买的肉串:妈的!好气!!
亲友不屑地啃着鸡腿:哦。
我:啊啊啊!别拦我!我再去买串鱼排!
亲友:冷静,不是说好要不加了麽。
我:可是我气!我要用食欲化解愤怒!不!我要写,写忘羡美好的感情,怼死那群黑子!
亲友:昂……加油!好想谈恋爱……
我:啧……没意思,不如啃粮。
亲友捶桌:你介个没有感情的女人!
我:呵呵,那你去找一个呀,不拦你。
亲友:就是没有呀!
我:那啥……你说哈,就学生段谈恋爱,是不是嗯……会有患得患失的感觉?就因为还不够成熟,经历得不多,所以无论两人如何喜欢,总会有些不确信……?
亲友深沉状:嗯……有可能。
我:就无论多喜欢,少年嘛总会有小心绪,总会小吵之类的?
亲友:嗯……应该。
我:👌那就行。
亲友:???

评论(23)
热度(404)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