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停更一年
微博:三更_尽

【忘羡】

《变小药剂的正确使用方法》上

原著向的沙雕脑洞。立志早恋!欧欧吸(。

真的太沙雕了(。

中篇

——




蓝忘机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在听课前必定检查一遍桌案。检查的时候蓝忘机一定会面不改色,装作不经意摆放收拾桌案的书卷。依魏无羡的话说这全是他的功劳,神色间尽显得意。江澄损他有病。没见过这般无聊的,隔天差五往蓝忘机书卷里塞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得意个什么劲?

[非也,非也。这叫情趣。]魏无羡笑得一脸神秘。

江澄给了他一拳,道:[你,蓝忘机,情趣?你撩妹没地方撩了?]

[厉害啊魏兄!敢跟蓝忘机玩情趣的我看只有你了!]聂怀桑忍不住啧啧称奇。

魏无羡摆摆手道:[好说,好说。]

江澄道:[先说可没人给你收尸。]

魏无羡道:[话不能这么说嘛,收尸多难听,这叫友好的互帮互助。况且他又不知道是我放的。]

江澄没好气道:[除了你还有谁会去招惹他?也不知这蓝忘机怎么回事,这样都没一剑戳死你!什么毛毛虫、蜈蚣、连环画还是外面最劣质的只值一文钱的春宫!你有这么穷吗?真丢云梦江氏的脸!]

聂怀桑惊道:[我靠,魏兄你真是不要命啦!蓝忘机岂会轻易饶过你!]

魏无羡道:[这话可不对。其一,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其二,我除了塞这些有时候也会塞颗糖。其三,春宫质量不重要,蓝湛又不会看,只要能马马虎虎看出是什么玩意就成,再说珍藏拿给他撕岂不是太可惜?这种好东西自然要自己留着。]

聂怀桑道:[怎么觉得魏兄说得好有道理……]

江澄嗤道:[等蓝忘机有证据了,神仙都救不了你!]

魏无羡哈哈一笑:[等他有证据了再说!]







今日早课魏无羡请假缺席,说是夜染风寒头痛得厉害。没有了往日在一旁叽叽喳喳的人,蓝忘机破天荒地觉得不习惯,检查一番后竟是没发现任何不妥,不免心下微诧。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蓝湛……”

蓝忘机猛地一僵,停止了勾注,微微环顾四周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同。

“我在这里……蓝湛!”那声音又传来。

蓝忘机凝神听去,在袖摆处看见了一个小脑袋,左摇右摆的还会动。

蓝忘机低声道:“魏婴?”

魏无羡大松了一口气:“是我是我!蓝湛,快帮我一把,我快坚持不住了!”

蓝忘机将袖摆处摇摇欲坠的小人提了起来,放在桌案前,眉头紧皱。

魏无羡拍着胸口直喘气:“刚真是吓死我了,差点落下去摔死。”

蓝忘机皱眉:“你怎么会在这里?”还落成如此样子。

魏无羡爬到书卷边轴上坐下,又喘了好几口气才道:“我也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我喝……被子没盖好,今早头昏昏沉沉的,就让江澄帮我请个假,后来想起上次下山买过感冒药,翻出来吃了就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就变这样了……”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用袖袍将书卷遮住,道:“为何来找我?”

魏无羡钻到蓝忘机衣袖里,拉过内袖蹭蹭,感慨一声质量真舒服,道:“本来是想找江澄的,结果转溜到你这里来了。我们这么熟,蓝湛这个忙你肯定会帮我对不对?”

蓝忘机看着袖子里的小人浮夸地挤出几滴眼泪,液体冰凉凉的滴到手臂上,让蓝忘机意外地没有开口拒绝。

蓝忘机将袖袍小心垂下:“……先不要说话。”

魏无羡扒着蓝忘机的内袖,乖巧点头:“蓝湛你最好了嘻嘻。”

蓝忘机没有说话,却是耳垂悄悄泛起了可疑的红色,这些魏无羡都看不见,看见了说不定又是一番调笑了。

蓝启仁指名:“忘机,你来说说该如何教化。”

蓝忘机稳稳起身道:“先询遗愿,善者化之,恶者抑之。再为缘结,寻其生平所执,感之化为。三为度灵,辅之清音,祈以往生。”

蓝启仁满意摸了一把胡须,道:“甚好。”

蓝忘机按住袖摆徐徐坐回原位,魏无羡紧紧抱住蓝忘机手臂哀道:“蓝湛……你慢点啊,晃得我好晕……”

蓝忘机将小人轻轻提出,道:“抱歉……”

魏无羡一屁股坐到蓝忘机手心里,连带滚了几圈,才揉着乱糟糟的头发,道:“没事啦,你已经够稳了,是我现在太小了抱不稳。”

魏无羡努力装可爱:“那个,我能不能坐到你肩上,袖子里太闷了……我保证不会给你添乱的!我偷偷躲在头发里,好不好嘛蓝湛?”

也不知是不是变小的缘故,魏无羡的声音听起来也带着点小奶音,像一只小奶猫,挠着蓝忘机的心。

蓝忘机撇过头,道:“嗯。”

魏无羡差点没高兴地跳起来:“谢谢啦!”没想到蓝湛这个人看着冷冰冰的,其实很好嘛。以后我就不惹他生气了,春宫什么的用最好的版本!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心里的弯弯道道,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当场翻脸,将人扔出去。

魏无羡跳到蓝忘机肩上安静坐好,拉过一旁的发丝遮住身形,无聊地晃荡双腿。也不怕别人发现,敢在上课看蓝忘机的除了他就没有第二个人这么大胆了,至于老古板,瞪打瞌睡的门生都忙不过来,更不会盯住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

魏无羡小声嘀咕:“蓝湛,这么无趣的课你怎么这么认真啊。有什么好听的,之也乎也,跟门规一样死板无聊,也就你不嫌闷。”

蓝忘机目不斜视:“禁言。”

魏无羡急忙摸了摸嘴,发现蓝忘机只是说说并没有用禁言,才放下心道:“好吧,我不说了,我闭嘴。”

蓝忘机身上萦绕着清浅的檀香气,极其好闻。魏无羡绞着他的发丝无所事事,在蓝启仁沉闷的声音里昏昏欲睡,小脑袋一耷一耷,一不小心坠身而下,幸亏蓝忘机眼疾手快地接住他,才免于摔到半残的厄运。

魏无羡猛地惊醒,委屈兮兮:“看来变小除了行动不便,还会随时有生命危险……蓝湛你可要保护好我呀!要是我死了,不知道多少姑娘会伤心欲绝……”

蓝忘机:“……”

魏无羡被蓝忘机一拂手收入内袖,连翻了好几个滚,不满道:“诶诶诶!蓝湛,你轻点!干嘛突然这么凶……”

蓝忘机不理他,自然也不会放他出来到处惹事,袖口特意留足了可供空气流通的空隙,任凭魏无羡在内袖里愤愤打滚耍赖,都不肯再多言,感受到袖中人儿气愤地滚来滚去的触感,似乎可以看见那张气鼓鼓的脸,蓝忘机抬手轻咳了一声,随即恢复正襟危坐。

待到早课结束,蓝忘机掀开袖袍一瞧,人竟然睡着了,还抱着他的小臂不肯撒手,小脸气鼓鼓的。许是感冒的缘故,瞌睡得紧,双颊还微微泛红。蓝忘机忍不住戳了一下,小人嘟囔了一声[别吵……]翻了个身,没醒。


评论(26)
热度(344)
© 三更尽 | Powered by LOFTER